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著漫天大雪而來的,是全世界的學生都會為之膽寒的期末,就算面對的時間不一樣,但威脅性與重要性是一樣的。

所以萊伊從那天之後幾乎沒去過酒吧了。

難得一見的大雪在新聞裡出現了局部地區性的災害,比起火災水災或是颶風災害,大雪造成的災害連悲劇都顯得冰冷沈靜,在電視或電腦畫面裡映照出安靜空曠的戚冷。

雪勢還在默默的變大,學校彷彿中世紀的冰封孤城,瞬間安靜了許多。

打工的地方、上課以及實驗室,最後則是宿舍的房間,少部分的時間會出現在圖書館,這就是萊伊最近的活動範圍,比別人優秀超前的課表意味著在期末會有更多更重的報告。而實驗室的各種進度向來獨立在大學部的進度之外,因此萊伊在期末的工作量以及高高堆起的資料,讓同期的同學們在瞠目結舌之外,也終於看到了完全沒表情的萊伊,而且還是有點憔悴、帶著鬼氣,滿滿都是『沒事不要打擾我!』的氣息的萊伊。但這樣反倒讓同學們感到親切——雖然那絲絲浮動的恐怖與壓迫感令人不是很舒服,但比較像個人,比起好像很厲害很完美,這樣的萊伊對其他人來說還比較有同學的感覺。

回到寢室,大大的呼一口氣,萊伊隨意的扔下手中大疊的資料還有作業,然後才開始脫下大衣圍巾,換衣服,然後回到座位打開電腦打開資料打開作業。

萊伊現在才開始真正體會,用工作麻痺自己就該累到這種程度,每個作業、報告、實驗室的討論和專題都需要全副的集中力去完成,時間總是幾乎不夠的狀態,什麼都沒辦法多想,精神過度集中之後就是過度的疲勞,不是累到睡不著就是一倒下就睡死。

更別提去喝酒,現在只要沾到酒,疲勞馬上就會潰堤。萊伊完全可以想像自己啤酒一口倒,一覺到天明的景象,於是在心中的某一角微弱的想著『趁大腦還能動的時候快點做完』,一邊漸漸全神貫注在眼前的進度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題,封底的字是上次貼過的文案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題,這是第三集番外的封面


至於封底的對話則是這樣的XDD

「這個不錯,你手藝進步了。」
「雖然有點無奈,不過,多謝誇獎。」
「……所以?」
「什麼所以?」
「一般被誇獎後不是該高興的把東西拿出來分享嗎?」
「……沒這回事,你不是都嫌一般模式太普通?」
「哎呀,吃東西嘛,開心就好啦,再來一盤!」
「不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也許是寂寞的,但是目的不一樣,可能某些地方相似,但,不一樣。
他只是想要有個地方面對自己的決心而已,沒有無謂的關心、無謂的探查,在這個人多又大多世故到幾乎等於無數孤島的地方,只要能拒人千里之外,其實很適合觀察與獨處,不會太枯燥也不會無聊。

「萊伊?」

「嗯?」靠在吧檯上的萊伊微微仰首往後看,擦著杯子的酒保笑笑的臉有些八卦。

「你今晚感覺有點煩躁,如果說要繼續喝,我想我會拒絕你。」

因為風雪很大,店內的客人顯得稀少,萊伊其實很喜歡這種異樣的安靜。
「不,你不會,」萊伊微笑著推出空杯,「因為你是個好酒保,而我,一向是個好客人。」

「真是,不給就不敬業哪有這種事……想喝什麼?你已經超出平常喝的量,我可不想明天在門口剷雪的時候挖到你。」

酒精開始佔據大腦,暈陶陶的感覺讓一切都不太真實。聽到酒保開著玩笑的擔心,萊伊輕輕的卻很愉快的笑著,逸出小小的笑聲。
「都好,交給你決定。我酒量稱不上好,卻醒得很快,不要緊……不過,怎麼都說我會倒在雪地裡?你是今天的第二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萊伊?」
丹尼爾小心小心又有些擔心的,看著萊伊閉上眼睛手捂著臉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

「……嗯?」我完蛋了我剛剛居然有衝動跟這笨蛋詰問你知道雪難的雪要有多厚是怎樣的天候地形各種死法的屍體該是怎樣怎樣怎樣……倒在路邊凍死的只有酒鬼跟流浪漢!去他媽的雪難這和溺死在30公分深的水裡有什麼不同!

「……你不舒服嗎?頭痛?我我我這裡有阿斯匹靈……」

「閉嘴,再多話我殺了你。」

是的,他頭很痛……如果可以真想永久消除造成頭痛的外來因子。
不用睜開眼,都知道那個人是用怎樣小心又愚蠢又莫名其妙的關懷眼神看著他。

放下手,睜開眼,萊伊對於自己的料事如神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丹尼爾,」

「萊萊伊你沒事吧?阿阿斯匹靈!」丹尼爾戰戰兢兢卻又很迅速的把藥片推到萊伊眼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盯著黑板,轉著筆,一圈兩圈三圈四圈五圈一圈一圈又一圈……

萊伊知道自己現在很不專心,非常的不專心,不過因為待在實驗室的時候還滿認真的,平常也有作預習,現在就算恍神也不至於看不懂跟不上。

很不專心,有點無聊,有點火氣,很輕微的淡淡煩躁。

腦袋裡閃過他過份良善忠厚老實愚蠢至極的室友,這份小小煩躁就會化為折斷筆的衝動……可是筆很無辜,筆再便宜也要錢,他只有帶一支筆的習慣,折了他就沒有筆用。

可是啊可是……那隻笨狗是沒有學習能力到怎麼樣的程度!明明怕得要死一口話說的像是被雷劈過,還在那邊管我喝不喝酒?!

是愚蠢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會在這麼明白的威脅恐嚇裡討價還價!?

而且,還是真的沒看出來。

本來想用整人發洩被騷擾一個禮拜的火氣,一邊永久解決麻煩,但昨晚離開的時候就知道這應該還只是個夢想……夢想,多麼遙遠的詞。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萊伊冷哼一聲便離開,留下丹尼爾微微搖頭嘆氣。一般人做到這種程度已是非常足夠,甚至早在萊伊擺出冷淡表情之時就知道打退堂鼓,但是,大狗是學不乖的。

「…那個,請借我作業。」

萊伊彎著腰在離開前作最後確認,與其說他覺得自己聽錯了,他看著那個用堅定眼神跟他借作業的人,就像在看死人一樣。
「……這次要借什麼?」

丹尼爾想了想。
「……物理。」後天交作業,萊伊也有上這門課,這個總沒寫了吧?

然後他看到萊伊略顯焦躁的翻動書架,抽出筆記本,摔在他桌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幾天後的傍晚,丹尼爾剛坐下寫作業不到半小時,萊伊就又要出門了。
「萊伊、等、等一下!」

這次萊伊回頭的眼神有了殺氣,丹尼爾還是鼓起勇氣說出萊伊不想聽到的那句話。
「…請借我作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是室友,也是同學。

丹尼爾在必修課堂上轉著筆,寫滿黑板的函數看得讓人力不從心,四周都有同學,獨獨萊伊不在這裡。

想到這點就不由得哀怨的嘆氣,繼續認命做筆記…萊伊如果是蹺課也就算了,可是萊伊是『過了』。

開學選課前就跑去找老師,在學校判斷學力後直接得到學分,現在不知道坐在哪間教室修進階課程。

他們是室友也是同學,同個系卻很少同堂課,同間寢室卻常看不到人,自己課業弄得焦頭爛額,萊伊卻還有餘裕跑跑實驗室,晚上出去……喝酒。

…唉……
一想到昨晚帶著酒氣回來,萊伊那看他寫作業像在看白癡的眼神,就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笨啊……

「丹尼爾,你嘆什麼氣啊,打牌輸了?」

「…沒事。」丹尼爾看左側的同學滿臉八卦,小有戒心的決定作筆記比較安全。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來,你的鑰匙。房間在四樓,住宿須知在你登記的時候應該已經詳讀,有什麼問題儘管跟我說。」
中年以上微微福態,頭髮白一半中間禿一半的宿舍管理人,在核對資料後,面帶微笑慎重其事的,將鑰匙交給了面前氣質很好很有禮貌的黑髮新生。

「非常謝謝你,莫理克先生。如果有任何問題,我一定會來問你,希望不會太麻煩。」

「不會不會,每年的新生不就是那樣,沒什麼大問題!你說你叫…?」

「萊伊。」

「哈哈哈,萊伊,不好意思,剛剛忘記說,每兩層樓有一個公用廚房,要使用登記一下就好。快搬東西吧!行李我幫你看著,要買東西的話我建議兩條街外轉角的那家綜合超市,比較便宜。」

「這真是有用的情報,需要我幫您帶什麼東西回來嗎?」萊伊輕輕的微笑著,深藍到海藍色澤的雙瞳就像他耳環上的寶石一般,在不甚明亮的室內光華流轉。

聽到如此識趣的話顯然讓管理人心情大好。
「哎呀我就等你這句話!啊哈哈!不好意思我走不開,請幫我帶兩大包衛生紙還有三罐蕃茄罐頭…啊!真是!抱歉我話多,你快搬吧快搬吧!……好啦!你叫什麼名字!?」

活力十足的管理人把萊伊的行李拉進櫃臺裡面,便又再次迅速的敲著筆記版迎向下一群人,宏亮的聲音不斷重複著『什麼名字?!』這樣的問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雪紛飛,萊伊看著書,準備考試,以往的在校成績,拜艾倫所賜因而相當漂亮,但萊伊真的沒想到,如今這份歷年成績,卻在想要離開的時候派上莫大的用場;而由於父親們的關係,也很習慣往來大學校園,那些與教授合作的、出於興趣以及為了博取佔用艾倫的注意與時間,小小的計畫報告現在也派上正大光明的用處,至於充滿美言佳句的推薦函更是不會少了。

萊伊手上說要準備考試的書,根本不是高中程度的書籍,而是他去查來的、想申請的大學,目前在用的上課參考書目,他看書只是為了等待,那能消耗時間又不會白費的當然是最好。

萊伊看著窗外,厚厚的雪堆積著,自從認識艾倫以來,這還是第一個沒能在當天跟他說生日快樂的冬天,原本預定返家的艾倫被困在機場,沒能來得及回來,至今還困在機場裡。艾倫打回來的電話不是他接的,而現在,萊伊也沒辦法跟艾倫說一聲遲來的生日快樂。

第一次,艾倫生日的時候自己不在他身邊,彷彿,連神都幫他安排了練習,很安靜的家裡,如果住到宿舍,也許也是這種感覺吧,只是不會有父親們走動言笑或是偶爾叫喚自己的聲音、不會有歐琳總是只有敲門的奇怪沈默,可能像這樣安靜,也有可能被各種奇怪的同學室友包圍吵鬧,但不論如何,都不會感覺艾倫的存在了。

在被困一個禮拜後,萊伊生日的前一個禮拜,艾倫終於回到家裡,雖然疲倦,卻能感受到還是玩得很開心。

「萊伊?啊,果然在,在看書?」艾倫把頭探出閣樓,在確定萊伊在後,輕手輕腳的登上閣樓。

「還好,什麼事?你回來一倒就睡了一天,機場明明就有旅館你怎麼還會這麼累?聽說你們不是有搶到旅館嗎?」萊伊聽到聲音之後慢了慢,才闔上書,抬起頭,揚起微笑。

「啊,哈哈…那個啊,一群人在一起反倒開始玩之前旅遊期間沒玩的怪遊戲,所以反而更累,不過多虧你,不然那些怪遊戲怪點子我還真玩不起。」艾倫臉上浮現回憶的苦笑,顯然人多幹蠢事就會玩得相當瘋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叩叩叩。

………。

………,……。


唉。
「歐琳,進來。」

「萊伊,你怎麼知道是我啊?」歐琳開門的動作小心翼翼,因為萊伊的聲音聽起來……很不耐煩。

「敲門之後既不離開也不出聲的全家只有你而已,什麼事?」萊伊拿下耳機,看著歐琳在他的視線下,小心小心的在床邊坐下。

「萊伊你真是太厲害了,戴耳機還能聽到我敲門……我可以坐下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之哥哥們做的事都想試試看、看見別人家的大狗齜牙裂嘴也開心的撲上去、喜歡吹風還有高的地方,最喜歡的是討厭自己跟前跟後、卻又會偷偷幫忙自己的二哥萊伊,歐琳非常非常的喜歡萊伊。

對萊伊來說,總是”啪咑”就抱上來的妹妹在很多時候有點煩人……但不是那麼的不能忍受,軟軟的全心信賴的擁抱和微笑感覺也很好,對於勸戒別人禮儀氣質與行止斯文的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與無奈-----大家都在長大,最常跟妹妹歐琳說悄悄話的艾倫還是笑得很溫柔,在歐琳的眼裡,艾倫很有大哥的威嚴,但一如那時艾倫所說的,自己的確是確實的改變了,懂得如何去忍耐與體貼,知道自我不等於粗暴,也能對著陌生人展露像是父親或艾倫那樣,溫柔優雅的微笑,不同的是艾倫的溫柔是純粹的,萊伊的微笑在朋友看來則具有相當的魄力,現在的他相對同學來說,有著優雅卻又強烈的氣質,這在以前,是萊伊所無法想像的。

而艾倫的溫柔一直都沒變,純粹卻不是沒有原則,非常自然體貼的溫柔,從氣質和微笑中就看得出來,一點也不勉強的細心讓艾倫在女孩們中間大獲好評,當然萊伊自己也是人氣之一,但是萊伊對此沒有感覺,艾倫也是,兩兄弟對自己的事都相當遲鈍,而當時的萊伊,並不覺得自己慶幸哥哥的遲鈍有什麼不對。

一塊打球、比賽、唸書、彈鋼琴,夏日或是冬日在閣樓裡靜靜喝茶放鬆的午後……當萊伊對於這樣的溫柔感到心痛又焦躁不安的時候,其實早就來不及了……對於不是給予自己的微笑就感到厭煩,給予他人的溫柔就覺得太過浮濫,等終於明白這種感情叫做愛情、而獨佔的念頭叫做慾望的時候,混亂的恐慌瞬間就佔據了思考,艾倫的關切變成負擔,卻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笑得跟以前一樣,明明已經是最親近對方的人卻仍是不滿足的感到飢渴。

在這個家庭讓萊伊比同學們都要明白,同性戀是怎麼回事,因此很快就明白也接受了事實,讓萊伊混亂與無法接受的是,原來他是這樣的看著艾倫。

那是……那麼認真溫柔的哥哥……

「萊伊,別老窩在閣樓打瞌睡,雖然快五月,這樣還是會感冒,醒醒。」

睜開眼,心裡好笑艾倫怎麼老用這麼輕柔的聲音叫醒人。
「我沒睡,不用擔心,艾倫。」我只是閉上眼睛想你而已,在很接近卻又看不到你的地方。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時間經過的速度對大人而言很快,對小孩而言很慢。萊伊經過分到新班級跟同學們的打架風波,過了萬聖節後又忍耐很久,才終於等到自己的生日,當初他沒把生日定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而只是簡單的定在來的那個月份。

在萊伊的生日過後沒幾天,爸爸們對萊伊還有艾倫,說了其中一個聽過,另外一個聽說過的問題。

「你們想要妹妹還是弟弟?」

一樣是在冬天,一樣是在客廳,不服輸的萊伊正在努力練琴,艾倫一邊聽著弟弟的練習一邊看自己的譜,接過一樣的熱可可。

兩個小孩聽了先是一愣,沒多久萊伊就喊著『我要弟弟~~!』的答案,艾倫則是捧著杯子開始嘆氣。

「什麼嘛,艾倫你為什麼嘆氣?」萊伊聽到艾倫嘆氣,用手肘頂了頂坐在旁邊的哥哥,很好奇的問。

艾倫看看坐在旁邊的弟弟還有面前的父親們,用熱可可把第二聲嘆息吞下去。

「爸爸跟老爸還想要一個弟弟或妹妹嗎?…我們家已經有兩個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艾倫看著父親們悠哉的端起茶杯,一頁一頁翻起了記錄簿。

「嗯~~~這種認真的點子絕對不是萊伊會做的,艾倫,這個是什麼呢?」學長摸著下巴,興味盎然的語氣聽起來很愉快。

「就……記錄簿啊,電動的。」

「喔,怕輸的人不認帳?」學長不自覺的露出奸笑,又翻一頁,這年頭小孩打電動寫攻略很自然,鉅細靡遺的紀錄輸贏可大有文章。

聽到老爸這麼問,兩個小孩只有默默點頭。

「唔嗯,爸爸我今天看了一個下午啊……」學弟看兩個小孩點了頭,內心在笑表面嚴肅困惑的翻到四月的紀錄。「一直看一直看,想說你們這麼認真看待的勝負記錄,是不是跟什麼有關,所以爸爸就很認真的看很用力的看……」

爸~~~!你不用那麼認真也沒關係啊啊~!以後我們會收好東西不會亂扔所以請你不要再想不要再問了啊啊啊啊……這是說不出口的內心吶喊,兩個小孩聽著紙張『啪沙……啪沙……』的聲音,忍耐著既想逃跑又想把東西搶回來的衝動。

「4/16,戴蒙先生家的長毛牧羊犬,整身毛不知道怎麼的全都不見了,4/20,四天後,嗯…這天是瓦列索盧亞先生的吉娃娃,也不知道為什麼困在樹上下不來,4/23,這天是帕涅夫先生心愛的蕃茄,在傍晚的時候發現被人洗劫一空……然後呢,嗯,真巧,這幾天的前一天都是萊伊贏,萊伊,真的好巧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始的時候,是因為三萬塊

想包養你是真的,喜歡你是真的,還不知道是否愛你
不太信任自己所以也沒想過一輩子
但後來,我愛上你,所以希望能走到最後,一輩子幸福

因為我愛你,所以希望一起生活的世界,自由而遼闊


開始的時候,是因為一個三萬塊的玩笑

有點奇怪,有點詭異。不討厭你,但也不是喜歡
承認自己愛上你這種個性有點爛的男人實在很花力氣

因為愛上你,所以希望你能認真,希望你不會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構築自己的寂寞
希望,至少能夠久一點,就像不相信永遠的你,其實我也是

如果能有一輩子,不知道你給我的,是怎樣的一輩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之,這只是個開始,人活著就需要不斷的溝通,而艾倫與萊伊顯然早早理解這種無奈,他們總得為了取得對方同意而採取各式各樣的手段,因為舊的方法兩三次之後就行不通。

猜拳顯然是最早被放棄的放法,因為艾倫總猜不贏,自然拒絕用猜拳決定;對萊伊來說,打架總是剛剛好輸這件事也讓人非常氣惱,雖然想敗部復活但又有點不划算,而且打架很累。

既然如此,就先問問我手上的劍吧!

萊伊模仿的台詞維妙維肖,拿了另一支一模一樣的掃把給艾倫。艾倫雖然覺得破壞掃把不好,而且這不是跟打架沒什麼差別嗎?但當他弟弟眼中閃爍著『接招吧!』衝上來,或是燃燒著『這次一定要打倒你!』一邊猛烈揮舞著跟身體一樣長度的掃把的時候,艾倫也不得不採取反擊,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打到渾然忘我直到分出勝負。

由於這種行為太過普通,兩位父親並沒有意識到也沒發現,這行為附帶賭注等其他意義,只是跟他們說掃把要修好,然後買了竹劍和面部護具。但很快的這種方法就被捨棄,越打越熟越打越熟練後,分出勝負的漫長時間以及所需體力讓兩人------主要是萊伊,放棄這種方法。

接下來的下一個項目是爬樹,不過因為有固定好爬的方向所以很快又被捨棄;再下來是爬牆,但因為雪還沒化,腳下容易滑,艾倫跟萊伊各撞一個包之後,第一次這麼有默契的放棄一件事。

時序進入三月,融化一半的雪讓戶外活動更不方便,至於什麼垃圾桶投籃、比誰水下閉氣閉得久(當然是在室內溫水游泳池)、誰可以最快吃完某樣東西……諸如此類的項目當然是全部比過。

進入四月,雪消失了,整個社區的人都開始準備復活節,家裡的父親們製作起非常美麗的復活蛋,當然兩人都早已不是會問『兔子為什麼會生蛋?』的年齡。而復活節既然要找復活蛋,那當然要比誰找的多!

萊伊一旦說要比勝負,就由不得艾倫拒絕,如果拒絕,之後就會有好一陣子會被騷擾,當然也可以堅持嚴厲的拒絕-----通常這種萊伊就會乖乖放棄,也不會有事後騷擾。但如果還可以接受,艾倫通常不會拒絕,一來是覺得還滿好玩的,二來,艾倫覺得這是萊伊掩飾寂寞不安的表現,至於後來,艾倫則覺得是親暱信任的表現。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爸,這什麼?』

小小的盒子裡,成對放著像別針又不像,搞不清楚用途也不太像徽章的東西,閃亮亮得很漂亮,各種的花紋、材質,珍珠、寶石、琥珀,黃金、白金或是銀的,看得孩子們眼花撩亂。

『這個啊,是袖釦,穿西裝的時候會用到,是社會上公認可以被男生配戴的飾品,在正式場合通常都會使用這個。』

『咦耶~~~這樣啊。』萊伊發出小小的驚嘆,沒想到這個小東西還滿偉大的。

『男生的飾品很少,在穿西裝或正裝禮服的時候,這是極少數的男用飾品,算是男士們小小的奢華。』

萊伊、艾倫、歐琳看爸爸吹乾頭髮,然後把吹風機交給剛從浴室出來的老爸。

『爸,那這是什麼,這也是袖釦嗎?』艾倫拿起另一樣東西,看樣子應該也是袖釦,卻是雙面的,中間穿著鍊子。

『是啊,雙面的袖釦,一般配戴這種袖釦的大多是有錢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來到新家,多了某些規矩,又少了某些規矩。在漂亮的、乾淨的家裡,不會有人拿酒瓶鞋子煙灰缸扔他把他趕出去,吃飯不用像在育幼院那樣,即使分好還是要搶才能吃飽而且味道總是都一樣,新家人…爸爸…弄出來的食物總是不一樣而且很好吃。

他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桌子,自己的筆和背包,新的祕密基地是頂樓的閣樓,還有,像克里夫一樣聽不懂人話的煩人哥哥!

「走開!你沒事做嗎!」

萊伊覺得已經忍耐夠久夠客氣,伸手把艾倫湊過來看的頭推開。

「目前沒有,我做完功課了,萊伊呢?」

「……寫完了。」嘖、幹嘛心虛啊!

「喔,那等你模型做完,我再陪你把作業寫完。」艾倫聽到回答,點點頭這麼說,拿起萊伊隨意扔在地上的模型書,坐在一邊安安靜靜的慢慢看。

哥哥的自動翻譯讓萊伊嚇得手抖一下,還好手中的小零件沒弄壞,呼一口氣,多個人在旁邊,不只分心還很煩躁!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雪地上的腳印凌亂,然後只剩下一個人的腳印還在雪地延伸,再從後門回到建築物。

鏽死的後門根本打不開,而且想必也很多年沒人想到這扇門。艾倫抬頭,看著門跟附近,牆上的鞋印還有他應該也過得去的通氣口,讓他忍不住又四處張望了一下,往後退幾步,一口氣衝上牆頭攀住通氣口的邊緣,撐住身體翻了進去。

落地揚起一片小小的灰塵,艾倫先檢查自己的衣服有沒有弄壞,然後鬆了口氣才打量這個地方。

這是個不大的儲藏室,但不知道被廢棄了多久,因為許多東西都堆在通往裡面的那扇門前,門等於被堵死,而往外的門已經鏽死,無法想像這個地方被遺忘了多久。艾倫踩上嘎吱作響的樓梯,當初為了實用在古老建築物的挑高格局中隔出樓中樓,臨著小小玫瑰窗的木造二樓像閣樓一般,沒放什麼東西,也比一樓乾淨,萊伊坐在玫瑰窗前,兇狠穩定的直視自己,彩色玻璃的光讓萊伊的黑髮染上很多不同的顏色。

「滾出去,這是我的地方。」

不是咆哮的聲音還是非常的有力量,艾倫走上最後的階梯,在離萊伊有些距離的地方坐下。
「父親說,等你心情好了我們再一起回去,所以,我在這裡陪你。」

「我們?」

「院長已經答應父親,今天開始我們是一家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想不想要一個弟弟或妹妹?」

艾倫從樂譜與琴鍵裡抬頭,教自己彈鋼琴的爹地,從爸爸手上接過加了榛果醬的熱可可遞給自己,要自己休息一下,一邊,輕輕的這麼問。

艾倫跟著父親們席地坐在地毯上,隔著茶几互相對視,艾倫無從分辨父親們溫柔微笑的眼神中的含意,心想父親們是期待的吧,所以小小的微笑,點頭……然後錯愕的看著父親們的笑容變成苦笑,卻溫柔的摸摸他的頭。

「對不起,是我們太心急了。」爸爸低低柔柔的聲音有溫暖的歉意,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小小遺憾。

艾倫不知道怎麼了,但他也跟著覺得難過,他覺得他讓父親們失望……

「艾倫,把頭抬起來。」

再次聽到爸爸的聲音,艾倫當然把頭抬起來,只是眼神裡多了疑惑。

「不是你的錯,這不是失望,你也不用自責,我們的期望是我們的事,你是你,我們不會拋下你,不管你是否讓我們失望,你都是我們的兒子。」

爸爸微笑著這麼說,艾倫還是不知所措,然後爹地明亮的聲音響起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