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是封面和封底喔XDD
出彩本對我也是個大冒險,不過這位真是個帥氣的胡蘿蔔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一方面是謝罪啦,總之我就是弄這個才會暑假出不了本......Orz...




這個是給大家的試聽,相信不用說大家聽都知道這是哪一篇吧XDDD

誠如標題,這個是特典,由於我劇本爆了字數(又不是只有一篇....)
所以drama小冊就爆了頁數.....
爆了頁數...所以變厚了...紙價又漲了.....所以也預算就爆了<囧>!!

欸...呃...因此之故
這個是加購特典...有預購的人加購才有....Orz

*****以下是聊天分隔線********

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悠揚的音樂,柔和的燈光,訓練有素的侍者和窗邊的座位,學長走過去,沒忽略父親只見自己一人時的放鬆表情。

「…好久不見…工作都還順利吧?」

「嗯,我升助理教授了,應該很快就能升副教授。」

「我知道,你大哥有說過。」

接下來又是一陣沈默,真的想要說什麼,反倒不知道要說什麼。以前就很少聊天,中間空白的三年有一大半是對方不想知道的部分,等開始上菜,進食反倒成為掩飾沈默的行為,對話斷斷續續。

聊聊風土、市場、工作、最近的新聞,公司的董事會跟學校的董事會,如果是在家用餐一定會被說”怎麼弄得跟在公司一樣”,但對這對父子來說卻很有樂趣,更何況,不聊這些也沒有可用的話題,但氣氛大抵還是平淡愉快。

「你…你跟他…」

桌上的餐盤已被清空,換上咖啡和餐後點心,正在加糖攪動咖啡的學長,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在用餐的最後,主動提起這件事。
「爸,不用勉強,就只是吃飯聚聚,這樣就好。您願意的話,徹底無視或遺忘他的存在也可以,當我在您面前的時候,我只是您最小的兒子,您這樣想就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習武者追求至高圓融通達之境,丹師則企圖在鼎爐間奪天造化,本意不過是承接天地與其同壽,說簡單點就是得道成仙。

武者一派容易流於追求強勁,煉丹者則易流於追求極致與詭奇。

祁延松所入的門派在江湖上只是個極小的門派,卻是個隱密到不是老江湖就不知道的門派,身在江湖,卻不介入江湖,所謂的大門派也都不敢對其失之禮數。

門派偏丹師一系,不被失禮的原因則歸因於醫術,丹師一系的藥物效力自非尋常,術有專精,門下子弟即便是尋常藥方也能配得精妙,效力更非所謂的江湖神醫所能比擬。當然,手下功夫也是極好,以掌法拳法或扇等徒手以及短兵見長,相比於不知何謂得道成仙只知追求武道強弱的江湖門派,這個門派很隱密也很和平,性質上還更相似於少林。

祁延松在習慣的時間清醒,看到站在窗邊的擺渡人。

早知道師父手裡有祖師爺留下的仙器與法術,所以祁延松對魂魄還陽一事並不太驚訝,但祁延松心裡也明白,倘若真步入黃泉不可挽回,他大概也能淡淡的一口飲盡孟婆湯。

「…蓮……」

祁延松虛弱的聲音有些沙啞,看了一夜窗外的擺渡人,很久很久才轉過身,彷彿在確定名字與現在的自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回頭,回頭看望,不住看望,即使空無一物。

然後,那入眼的紅,燎原的,無風、無聲,漫飛著,成為唯一的顏色。

漫天張狂,不是鮮血的豔紅,飄盪了半天高……擺渡人無聲搖曳,劃過江面,飄盪於空中的輕柔落紅從未落於水面,僅是映落於篙下搖搖盪盪。

「要過江嗎?」

沙啞的音色,看不清斗笠下的面貌。

要過江嗎?

擺渡人只問一句,我卻一遍遍的問著自己。
未知去處,亦無來時路。

既然如此,又有什麼猶豫的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以為見面的氣氛會很尷尬僵硬……」陽光燦爛,由於站在店門口所以吹到冷氣不算太熱,但學長覺得這樣面向街頭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我媽死要面子你媽教養良好,所以見面應該不會太糟,不過……感覺好不真實。」

「那也是因為你爸我爸都沒出現,話說回來,」學長看到學弟臉上因回想而恍惚的表情,笑著隨便挑了個方向示意學弟移動。「我的建議還不錯吧。」

「……不好。」

「哎~別這樣,大家都很開心,這結果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連續兩天被我老媽剝削,除了我之外的當然都很開心,你們只負責吃。」學弟揉揉額角,陪學長走進咖啡店。

「這麼說就大不對,我們有幫你洗碗耶,不然事情可不只有這樣。」

「是是是……不過你想在這裡呆兩個小時?還是想約人出來聚聚?」看學長坐定在位子上一時半刻沒離開的打算,學弟自動自發把菜單推到學長前面,自己也隨意的拿起另一本翻動。

「是不至於,學弟,結婚的地點決定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外出一行人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學弟手邊腳邊堆滿了處理好的、正在處理的、還沒處理的食材,說不出是忙碌還是悠閒的在處理,速度稱不上很快但也絕對不慢。

「……這一大堆是?」學長看見桌上一個磁甕被學弟鋪上最後一層用紙封口,心想學弟該不會是做菜洩憤,怒到想做滿漢全席?

「我娘交代的,」學弟邊嘆氣邊抬頭手上完全沒停,看向站在旁邊彷彿想到什麼的弟弟妹妹。「還有洗紗窗跟收衣服,回來正好,你們兩個一下就做玩了。」

「唉呦~哥~」當弟弟的小偉三八三八的笑,一邊拉著妹妹爸爸還有學長往後退。「媽交給你的工作那~麼重要,那~麼神聖,我們怎麼好隨便壞你的事呢?我們會在遙遠的客廳在心裡默默幫你加油打氣的啦!」

「這樣好嗎?」看到小偉有恃無恐的賊笑,學長不確定的確認。

「就是嘛!小哥!哪有這樣的!走啦!我收衣服你先去洗紗窗,等我弄完就幫你。」

「老媽存心要整人,你別摻進去!到時我也要跟著倒楣!老媽心情舒爽比較重要!所以,老哥抱歉啦!雖然你是我重要的哥哥,但她是我偉大的娘親啊!弟弟我實在是無能為力。」

「我也不行?」學長指著自己,再確認一次。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與以往返家有著些微的差別,學弟先打了電話,然後才回去。

回去的見面場景也沒有差多少,不同的在於,在客廳裡聊天的參予者多了父親,自己的母親以淡漠代替了多刺的反應。

很難說這樣的狀況是好是壞。

這次回來的時間跟上次一樣都是中午的時候,吃飯時餐桌上一片平靜,間或夾雜著在美國工作的趣聞,學弟的父親偶爾露出偷笑的表情,但每個人說說笑笑的反應都很輕,因為同席的母親從頭到尾只有靜靜的吃著飯,沒人敢真正的刺激到她。

午飯後,吃完水果,學弟讓弟弟拿出準備好的釣竿魚餌,連同以前帶回來的學長的釣具,要弟弟妹妹還有父親學長一起出去釣魚。

「那你呢?」學長看學弟把整理好的魚箱塞給他,靜靜問著。

「你想跟你媽談什麼?」學弟的父親接過釣竿拿在手裡,輕輕笑了笑。「啊,找出這個啦…你看,兒子,這還是以前你用過的釣竿,還記得嗎?」

「……記得,不過我沒耐性,又掉不到什麼魚。」學弟想到自己釣不到魚的歷史,不由得躲避學長的目光苦笑。

「呵呵……看你學長的表情,現在還是釣不到啊,你想找你媽談什麼?這次回來就為這件事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看著自己兒子的女人緩緩流淚,慢慢冷靜下來,很輕的說了聲是嗎,望著學長跟學弟,終究還是重新默默的恢復用餐。

等飯後端上水果點心、兩位嫂子重回餐桌才知道發生什麼事,很驚訝加上氣氛尷尬,襯著小孩子的笑鬧餐桌就顯得格外沈默。

「因為是這種大事,所以告訴你們,但其實,你們可能不會出現這件事我們也做好心理準備,不用太苦惱,我們真的沒關係。當然,能有祝福是最好,但不奢求。」學弟掛著自始自終都有的微笑收走空盤,說出平淡的可能事實。

「你說不奢求,上次你也說不奢求,那又何必做到這種程度?」

「…阿姨,我想我還是叫你阿姨好了。所謂的奢求,跟奢望不同,我是貪心的人,所以也會作夢,只是我並不強求,所以也理解您無法接受。人若無法堂堂正正的面對自己,那終究也只是消失在生活裡,更別提坦然面對他人。我想堂堂正正的給予他承諾,給他應得也匹配的尊嚴,因此我的選擇從未隱瞞,那時候如此,現在是,以後也是。」

學長的母親低下頭,才發現不知何時孫子們偷偷潛進餐桌旁,幾雙眼睛就這麼盯著她。

「奶奶?你哭了欸?!眼睛紅紅的!」

幾個人的發現帶來一陣大騷動,大哥二哥以及嫂子們心想已經吃完飯,留了話就七手八腳驅趕一群小朋友離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嘿嘿~~我口試完啦~~XDD

---------

可惜要趕稿....(淚)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熱鬧啊,」學弟端著冰茶出來,看不到他腰高的小孩子把他當成掩護體捉來躲去,學長的哥哥嫂嫂正不好意思自家的小孩不乖,招呼打的尷尬,學弟卻朝他們點點頭,笑笑的低頭看向終於發現這個人不認識的小朋友,手上端著東西既不蹲下也不往前走。「要不要喝?甜甜的,要喝就坐好,我替你們拿杯子。」

小朋友頭仰得脖子快斷了,看不清楚就是看不清楚。
「你是誰啊?那個綠綠的茶是什麼?」

「猜對我是誰有點心。不過,問你們要不要喝都不回答我,所以我不告訴你們這個是什麼。」學弟笑容狡黠,把一整壺的冰茶放到茶几正中間,數目剛好的杯子遞到每個大人的手中。

「……這個…他們喝好嗎?」大嫂捧著涼透的杯子,有些遲疑。

「這只是花草茶,沒有咖啡因。主要是薄荷,加了點蜂蜜和其他的,想成是加了蜂蜜的青草茶就好,基本上隨便喝也沒關係。」

學弟剛回答完,掙扎結束的小朋友開始一個一個的把自己塞在大人的縫隙間,齊刷刷的看學弟。

「我們坐好了!!」

「哦?然後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