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於是,那個交換名字的夜裡,交換了另一種默契。

還是老位置,對面與對面卻換了方向也換了對象。先到的人替還沒出現的人點咖啡,然後,默默坐著,張則凡幾乎都在看窗外,裴若宇幾乎都在看著張則凡。

說喜歡聊天的人,笑笑的打招呼,清淡淡的聊著很少獲得回應的對話,只是,自那個夜裡開始,像是觀察對方很久很久的裴若宇,卻不再點對方喜歡的咖啡。

一天一種,或是換了沖調法,或換了豆子,各式各樣。起先,張則凡只是有就喝,雖然不是很喜歡……等他發現對方是故意的,已經又過去一個月。

裴若宇總是早到,點好咖啡,帶著微笑等著。而在張則凡皺著眉喝下並非自己喜歡的咖啡,基於很多理由的不甘心而想比對方早到的時候,時間又過去。

第一次知道這家店有這麼多種咖啡,這麼多種的咖啡豆,第一次在喝下自己不甚喜歡的咖啡的同時原諒老闆總是很少更換的音樂,只因為咖啡真的很獨特也很好喝。

以為自己不會喜歡,所以也就從未喝過這家店的許多種類的咖啡,張則凡在漸漸喝遍這家咖啡店所有的咖啡的同時,眉間漸漸舒展。

還是很少說話,還是很安靜。一個幾乎都在看著杯子跟窗外,另一個則幾乎都在看著對方,靜靜微笑。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心裡的深處有著經不得碰的脆弱,不知道疼痛或不畏疼痛並不同樣意味著堅強。

侍者送上咖啡的聲音打斷男人脆弱且軟弱的思考,習慣性放下的報紙,還沒來得及驚訝就消失在手邊。對面那微笑的人,搶走報紙的神情幾乎是得意的。

有些惱怒,想開口要回來卻又不想多做交談。男人定定的與對方含笑的視線對視許久,轉頭決定離開座位去拿份新的。

手被拉住,男人皺著眉回頭。

「你是……這麼討厭開口說話嗎?連開口要回一份報紙都不願意?」

男人注意到對方溫柔笑容裡的黯淡,也沒能忽略聲音與句子裡的請求。隔著一張桌子拉住自己的手……男人終究沒有揮開也沒有掙脫,而是重新坐回位子上,看著裴若宇自己鬆開手。

「不差這一份,你要看就拿去。」回答著,眼睛卻注視著桌上的咖啡,手中小小的湯匙劃破奶泡上的漂亮圖樣,染上混亂的淺褐色。

「我只是,想聽你說說話,一句也好,兩句也好……然後,陪著你看窗外,猜測你看在眼裡想些什麼。你可以當我不存在,但請不要隔著一份報紙,我想看見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直到最後一個音的結束以及零碎的掌聲響起,抬起頭的歐陽晉才發現聆聽的人數變了,讚嘆真誠的臉以及掌聲回盪在空曠的座位間,拉回了現實感,對於承受他人的誇獎,席燁一如往昔的比他還要來得高興。

即使知道了,席燁還是席燁,在苦惱後依舊堅持著不變的信任,會為他高興,也會為他難過。在看似無俚頭的行為裡,有著拙於言詞的席燁努力去做的溫柔關懷,歐陽晉愛席燁這種有時近乎愚蠢毫無自覺的溫柔。愛著席燁身上所有的一切自己,即使是缺點都曾讓他在過往的日子裡患得患失。

跟教堂裡的神父們道別,跟亞瑟說好總是會有的下次拜訪,比彈琴的歐陽晉還慌亂不好意思的席燁,就如同匆匆的來訪般,又迅速的匆匆拖著歐陽晉離開教堂,那模樣讓歐陽晉不自覺的微笑著。

回頭發現對方又開始笑的席燁,側著頭,倒退的走著,看著歐陽晉臉上的笑容,有些難得的沒有發出抗議,而是鬆了口氣的微笑以對。
「你現在的表情,好多了。」

那樣的笑容和話語,讓歐陽晉有如驚醒的停下腳步,席燁也隨之停下腳步,不言不語的回望著,臉上仍是那種友善卻認真的微笑。
「歐陽,我喜歡你微笑的樣子。」

「……欸?」聽見席燁說喜歡的時候,歐陽晉覺得自己差點就臉紅了。

「有的人即使滿臉微笑也讓人討厭,你的就不會,我看到的你總是有我喜歡的微笑…只是……」席燁頓了頓,臉上有著淡淡的愧疚難過。「那其實是看起來自然的勉強微笑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學長,你願不願意.....」

檯燈下,戴著耳機的身影抬起頭,拔下耳機。

「我不願意。」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可不可以.......」

「我想應該是也不可以。」
面帶微笑。

唔唔唔唔唔~~~~~~~~

「學、學長~~~~~~!!」

「幹麻幹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上次是誰跟我說死纏爛打的男人是女人最討厭的類型?」

「我啊。」

傅鴻銘認真的山雨欲來,宋穎江則是隔了一座山的天氣,臉上的笑容毫無烏雲陽光璀璨。

「那你現在是怎樣!!」傅鴻銘左手抓著紅蘿蔔,右手抓著白蘿蔔,氣得想掀桌,不住顫抖的手直要把蘿蔔們握出汁。

「等你決定要把紅蘿蔔還是白蘿蔔拿給我削皮啊!」
宋穎江笑笑的坐在椅子上,指著傅鴻銘手上的東西,表情好誠懇好天真。

「啊、這樣啊、不好意思…今天吃紅蘿蔔……」傅鴻銘先呆呆的把紅蘿蔔交給宋穎江,等對方一臉微笑的削了小半根,才發現又發生了什麼事。

「宋穎江!!」

「嗯?這一袋要削完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在網路上PO的第一篇實驗室文就是4月4號^_^

真的好快呢,這篇文不知不覺寫了一年,我也要畢業了

第一集的時候比較象短篇集,也比較歡樂,第二集的時候開始交代各式各樣的設定與事情...沒那麼歡樂了,因此也有一些想看歡樂文的人變成偶而才來看一看,當然文章的累計長度也是偶爾才能看的主因

從沒想過會寫這麼多字....是到如今還是有很多的怨念跟我這設定狂想補全的東西

當然,我也有懊悔過讓結局停在歸去歸來不好嗎....感覺挺不錯的啊.....
可是因為有怨念所以當時礙於字數總總原因沒有收錄在第二集....也為這個決定哀嚎很多次...但還是很難下定決心.....

總之我仍是繼續照著當初的怨念在寫,對我而言這也是我第一篇如此受歡迎而且被熱烈迴響的小說

開始的時候始料未及,現在的進度與難關對我而言也是始料未及...第一集那個意外的進度對我而言才是天大的意外...我一直以為字數會是一本有找的

不過我還是好意外這兩個人如此鋒頭矯健啊XD
(大概是學長的人實在太有趣,角色背景參照選得好吧XDD)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欸?」學弟拔下耳機。「學長你剛剛說了什麼?」

「東方的情人節要到了。」學長此時的微笑有如夏季艷陽,好開心好燦爛……

……有點刺眼。
學弟心裡嘀咕著,區區一個情人節絕對不是學長特地告訴他的原因,管它是東方的還是西方的,學長想過的幾乎都是冷門又奇怪的節日——因為沒過過一般人也不會去過。

總之就是為了好玩。
「然後?」

「我想吃巧克力。」微笑微笑。

於是也學弟跟著笑,笑得只有更甜沒有減少,點點頭又點點頭。

指著自己。
「我做的?」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欸欸,小P我問你。」

「啥事?」

「如果在你被發卡的那天有人跟你告白,你會接受嗎?」

「如果對方不知道你剛被發卡而且又長得不賴的話當然好啊!呦~被告白啦?有得撿還不要!就算會再入團,好歹也留個退團記錄啊!」

……要不是真想找你商量,我一定抓你這烏鴉嘴去吃屎……

傅鴻銘忿忿戳著餐盤,學校餐廳很難吃很貧賤很爛的食物被弄成更爛更噁心的樣子。

「人長得怎麼樣?說嘛,大家兄第一場,有什麼不能說。」

傅鴻銘認真想了想……
「…還不差。」支支吾吾。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