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叫裴若宇。」

再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很意外,雖然,不過是如同這個自我介紹的傢伙所預言的罷了。

男人當然沒有無聊到天天來,也沒有一定要坐在平常的位置,然而當這個叫裴若宇的人坐在這位子上笑容燦爛,男人卻有種對方死皮賴臉的惱火。

沒由來,淡淡的不爽……興許是被人堵個正著所以不爽?

男人硬生生的在就要走到座位的路徑上轉彎,破天荒的走到報架拿起報紙,坐到原本該是他對面的座位,把報紙振振有聲的擋住對方的臉。

「你叫什麼名字?」

幾張紙的另一面傳來無視拒絕態度的問題,那聲音幾乎在夜裡帶來陽光,男人則是徹底執行無視對方的計畫。

然後男人在報紙的另一面皺眉聽到對方輕輕的笑聲,既不介意也無所謂的感覺,接著,卻安靜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說現在廁所裡有四腳獸XDD

我好想去看看去撒水啊~~聽說好像是老外

----------

不知道四腳獸是啥的就別問了,我不想污染你呀XDD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當個好人。』

「我不要~~~~!!」

第四台裡,劉德華安靜沉肯的說著一份真心誠意,看電視的人卻發出傷痛逾恆的慘叫聲,也很誠懇。

「……好淒厲的慘叫。」
宋穎江打開房門,探頭往客廳看,他的室友兼同學正躁鬱的虐待沙發。

「馬的!當什麼好人!當好人有什麼好!當個屁啦~~!每個都含著眼淚發卡給我!我就是個好人啦啦啦~~!反正我就是除了交不到女朋友什麼都好啦~~~!」

哀號的人聲聲血淚,只是,沙發跟無間道又何其無辜。

宋穎江搖頭嘆氣,這室友還記不記得沙發是房東的啊……
「是是是,你什麼都好,記得沙發要還房東,別再自暴自棄了。」

「你到底有沒有同學愛啊!」身為室友的傅鴻銘氣得跳腳,抓起桌上的台啤空罐就扔過去。「我失戀耶!失戀心情非常差!而且為什麼每次都是這句話~~!我不要再領卡了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想……也許是因為不認識……所以,覺得沒有對話的必要,卻又覺得,怎說都無所謂。

「嗯。」還是掩著視線喝咖啡,卻是回應了。

「其實我見過你。」

「太老套。」一句見過,這對象天下何其之多。

「……五六年前,我坐在你對面,你也是這樣的看著窗外。」

聽到時間,男人稍稍怔了怔。
「坐窗邊,有不看窗外的嗎?」

「也是,可是你……總是在看,靜靜看著,一直看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曾經以為會賣掉的公寓,不知不覺,成為每次回來的據點。不斷繳納稅金與基本水電費所供養的房子,在決定不賣之後也就沒有租人的打算,連學弟那其實讀同一所大學的弟弟都沒能暫住在這裡。

被緊閉的門窗與防塵罩所保護的並非只有家具與房屋本身,即使這裡對兩人來說,也許是總有一天再也不會回來的地方。

夏天的城市,在污染的薄霧裡扭曲,炙熱燥動。即使如此,室外的風吹過甫清理完的室內,還是涼爽得讓人讚嘆。

一如過去幾年每次回來就會有的必然行程,拜訪以前的學校,回實驗室坐坐,聯絡以前的同學學姐,看看,各自的朋友家人。

回實驗室,當初認識的都沒有留下來,若想介紹自己還得指著實驗室牆上的大合照。雖然過去幾年也有回實驗室,但在人來人往的實驗室裡,遠在國外少見面、又已經畢業三年以上的學長,最多就是有印象。

至於老師,則因為正在擔心年底的國科會計畫趕不完而少了點活力,除此之外仍舊是副一輩子心不會老的那種開朗研究者。

『其實學長也是啊。』
學弟聽到學長給老師的評價,面帶微笑的這麼說。至於學長本人則是抱怨做研究一點都不賺錢,等他玩夠了隨時回頭做生意……

結果,兩人並沒有告訴曾經的老闆。與其說遺憾為難感傷,學長學弟兩人都認為跟老師好像沒那麼熟,既然當初就不知道的事,其實就這麼平淡的過去也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們結婚吧?」

那是兩個人認識的第六年。早早離開了實驗室,精挑細選的吃了頓舒適宜人的晚餐,看了場很棒的舞台劇,開車回家。

學長生日的夜晚。

然後,偉大的壽星覺得夜空很漂亮,想散個步……然後,兩個大男人坐在距離住家步行十五分鐘的公園裡的鞦韆上,乖孩子都被帶回家了,草地上的白花苜蓿沾著細細的露水,像是天上破碎的星光。

坐在鞦韆上的學弟,帶著微笑,看著坐在另一只鞦韆上輕輕搖晃的學長,清晰而溫柔肯定的這麼說。

「嗄?」
與其說學長這種反應不解風情,盪著鞦韆享受難得清閒與愛人在自己身邊的寧靜時光,反應變慢以為自己聽錯了也是情有可原。

畢竟大部分的情況,男性是說這句話的人,而不是接受這句話的人。

「……學長…」雖然覺得那好像聽到又搞不清楚的表情很可愛,但學弟只要想到自己還要再說一次加上解釋,就覺得好像少了口氣,有點無力。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讓對面的座位坐上新的人,要花多久時間?

其實很快。

只要不再有需要等待的人,只要每張店裡的桌子前都坐了一個人,那麼……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有機會。

男人已經不記得那是分手之後的多久,對面的座位再次坐上了人。

老客人跟老位置,彼此間有種不被打破的默契,流動的客人多半也都很巧合的不會打擾到所謂的老客人,這是種奇妙的現象跟奇妙的事實。

但也不是沒有。

第一次意識到對面還是能坐上別人的夜裡,對象只是個年輕的女學生。很不好看的沒表情,很濃很甜的焦糖馬其朵,兀自坐下、沈默、放下東西打開書……

如此也是一夜。

喝完咖啡的杯子被收走,人自然也走了……安安靜靜的相遇,離別,陌生對坐,不是一個人的日子讓男人驚覺自己忘記,其實這是一種平常,城市裡再普通不過的背景,尋常的就像空氣般不被記憶。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人類是,沒有疼痛就無法存活的生物喔……不,應該說,所有能知覺到疼痛或不舒服的生物,都是因為這樣才能持續活著。』

『這是什麼爛說法。』

『這是科學的事實啊,沒有疼痛就不知道界限,沒有不舒服就無法察覺危機,要趨向愉快舒服,就得先深刻的記得那種厭惡,然後才會記得存在的能力與存在的事實。』

『前面很淺顯,後面聽不懂。』

『因為知道疼痛所以能知道如何活著,因為疼痛所以能存在,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說出這段話的年輕男人面帶微笑,彷彿喝了酒一般的表情,瞇彎了眼,午夜的咖啡桌上只有冷掉的咖啡,坐在對面的另一個男人,沒有酒。

咖啡館的落地玻璃外,城市的燈一盞一盞熄滅,沒在聽的音樂似乎又回到好像剛剛聽過的地方。兩個人看著桌面,看著窗外,看一個無法回頭卻終究還是會疲勞孤寂的城市,把自己交還給安靜與沈思。

『……怎麼突然扯到這個?』

『不知道,想到就說了……但也許,這是我喜歡你的理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家的第一PO
本來想偷懶就放給他爛只搬家,結果還是PO了

話說
最近開始有想瘋狂寫文的衝動

這對你們來說應該是好消息...對我來說就很微妙....=___=....
我還真怕我一寫就忘記還有實驗跟論文.....

----

順便該兩聲
今天我的隨身碟死掛...檔案救不回來的那種
我的檔案我的文阿....>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