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家之後……我是指被大哥哥帶到學校,又被主人帶回家的那個回家。

主人對我很好,玩到我累了就會哄我睡覺,沒空陪我玩的話也會抱著我,或者是呆在我找得到他的地方,其實主人偶爾輕輕晃個一下兩下的腳和拖鞋,也可以讓我完好久……真是的!到底是為什麼咪!為什麼我老是抓不到?

主人出門的時候像大哥哥那樣把我留在家裡,家裡很舒服,跟我以前住的地方差好多。

可是……我還是有點想媽媽,獨自留在家裡,覺得無聊,覺得寂寞……窗戶邊被太陽曬得暖暖地位置沒有大黑貓了……

好想他喔……可是如果我去住他家就不能跟主人在一起,如果他來我們家,大哥哥就看不到他了。

我還會再看到大黑貓嗎?還是以後都看不到了呢?

想著想著,每次看到太陽照進窗戶就會想到大黑貓,雖然回家之後已經跟主人又過了很多日子,中間有次主人出門的時候,又去一個大姊姊家待了幾天……可是還是會想起來。

後來到了一個叫聖誕節的節日,主人又替我買了很有趣的東西,那天有很多人來家裡,好多聲音,還有很多好像很好吃的香味,只是我完全不知倒是什麼,主人把我留在房間裡,讓我一整個晚上都好難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花貓>


那天,追著叫做蝴蝶飛來飛去的東西,然後跑出了原本住著的地方,一腳踩空,就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

咪嗚……附近全是葉子,原本追著的蝴蝶不見了。

葉子外的地方有很大很大的動物在走路的聲音,還有很多很多其他著聲音。
走出樹叢,腳掌下踩的是叫做草地的東西,踏起來軟澎澎、脆軟軟的,還會發出沙沙的聲音!好好玩!

我踏踏踩踩,跳跳看,腳不穩又落地滾了滾……滾起來也很舒服耶!可以咬也可以扯,只是味道不好,而且沒多久我就累了不想玩,想回去。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去……

無聊又有點害怕的咪咪叫著,希望媽媽會聽見,還好附近經過的腳很大叫做人類的生物沒有發現我。(作者:其實是不想理你呀孩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然,這是假象,這情況只維持了三天而已。

第四天的時候本來一如既往,我在有太陽且溫度適中的地方理毛,然後他就撲上來,那種笨拙的動作我走幾步就閃過,轉頭不屑警告的看著他,就看到他討好的表情。

我離他遠一點,他又會偷偷摸摸的縮短距離,看樣子還是想撲上來……他該不會以為我在陪他玩吧?

想到這點,我就決定等他撲上來,再把他打翻過去。

但他卻是維持討好的表情偷偷摸摸的靠上來,伸出前肢試探性的抓兩下,被我拍掉,就換成兩隻腳揮著揮著抱上來,我直接把他掀翻在地板上,踩住他的白肚皮想來點警告,他對空揮動的四肢又纏上來,我厭惡的收回腳他剛好可以翻身,這下子靠的太近,他沒伸出爪子的掌心拍在身上,力道很輕。

我跳開一段距離,心裡想著這小子果然是在玩,擺出警告與攻擊的姿態,這次他果然不再撲上來,始終示好的表情這下變得有些傷心,他那大大的眼睛滿滿蕩漾著哀怨。

『為什麼不玩了?』

距離外的他用還年幼的聲音詢問著,果然是笨小孩,從開始就沒在跟你玩!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天那傢伙一走進客廳我就醒了,露出爪子撲上去似乎阻止了他,可是他卻低下頭冷笑著把我摔在沙發上,我再撲上去,又被更大力的摔出去……我又撲上去的時候,他直接掐住我的脖子,緩緩的用力收緊,我越難過掙扎他臉上的笑容就越真誠。

然後他將手鬆到能夠讓我呼吸的程度,笑著看我驚惶未定。

「哼嗯……真有趣,看樣子你不是單純的喜歡攻擊人,我還以為貓沒有所謂的忠心,還是說你以為我搶了你的東西?」

啐!以上皆是!混帳東西!我不是狗!別把我跟那種大腦簡單的種族混為一談!我雖稱呼飼主為主人,但我們是對等的朋友或盟友!

他看著我激動,又收緊了手,狠狠抓住我的四肢,臉上還是在笑。
「嗯,搞不懂你聽不聽得懂呢……不過我不喜歡動物攻擊我,雖然我不想吵到睡著的他,但是,我不會因為你是他養的貓而手軟。看你現在安靜了似乎威脅也有用,還挺聰明的啊……就是個性不太好。」

囉唆!個性不好也只有主人才能說!關你屁事啊!
我弓著背對他喵喵叫,沒敢再撲上去。

後來很晚的時候主人醒了,還很驚訝我怎麼會乖乖的給他抱,真是笨,我當然不願意,只是剛好睡過頭來不及跑,不然我不覺得這傢伙會為了抱我而追著我跑。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收錄內容:正篇--年末的節日、中國年、兩位學長、遙遠的騙局
番外--值班表、萬聖節、大黑貓與小花貓(&或許會有的另一篇番外XD)
預購特典

A5判彩色封面,預購價250元

通販&預購細節

*聯絡信箱:B89330134@mail.ntou.edu.tw
*收款方式:ATM轉帳或無摺存款(請用非本人存款)均可
*預購日期:10/30~11/24止(以轉帳時間為準)
*信件格式:
標題請註明「預購實驗室系列第二集」
1.購買者姓名/暱稱
2.購買數量
3.現場取書(請註明是哪一場)或通販
4.收件者姓名/地址/郵遞區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接下來的幾天,主人的心情都不錯,在家裡打掃的時候偶爾哼著歌,臉上是好久不見的笑容,而且是看起來頑皮好像想惡作劇的那種笑容……以主人的個性對象應該不是女性,所以主人是覺得那個學弟好用又有趣吧?

看主人這樣笑,連我都覺得似乎很好玩。

只可惜似乎沒有維持很久,幾天後,主人回家時表情古怪到了極點,有些呆滯的進門,亂拋的鑰匙差點打到坐在沙發上的我,然後主人就滿臉空白卻又彷彿很苦惱的陷在我原來的位置裡,眼睛的焦點完全不在這裡的任何地方。

也完全沒發現我走來走去警戒打量的看著他,讓我只好撲上去給他來個重擊,他沒回神的話我的晚餐就沒著落了。

結果……也稱不上回神……撲上去之後來不及跳開被抓個正著,就被抱在懷裡一下一下的摸著,感覺不太好卻也無法掙脫,我都露爪子了欸!可是主人就是沒感覺,然後才很突然的大聲吶喊。

「那是怎樣啊啊啊~~~~~~~~~!什麼叫做我沒用~~!!」

……這我哪知道………

「肯!學弟那到底是啥意思!?有人拿那種表情開玩笑的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黑貓>


在我長大變成大黑貓之前,我當然是隻小黑貓。
被主人的大手帶回家的時候我還很小,離開母親當然讓我很不高興,可是眼前的人類更讓我感到莫名其妙,一邊說著我個性不太好,一邊笑著笑著很奇怪。

但其實他真的沒有惡意,安撫我的聲音與沒有爪子的手都好溫柔好溫柔。

後來我也習慣他的照顧,他給我取了個名字叫小黑,雖然是很隨便很普通的名字,實在是不能跟我這身高貴烏黑的毛皮與美麗的體態雙眼相映稱。等我長大聽到他還是這麼叫我,真的不能怪我每次聽到之後就越來越彆扭,尤其他一邊說我是隻大貓或是肥貓,一邊叫我小黑的時候,我都要忍耐好久才沒給他遞上爪子。

再怎麼說我也是隻有教養的貓,當然,偶爾欺負主人是我身為寵物的權力,人都有任性的時候,貓的任性還能少嗎?

所以,忘記來這個家裡有多久,我從小黑貓變成大黑貓,看到的人都會為我黑亮的毛皮讚嘆,說我漂亮的好像假的的時候,我都以適度的驕傲與矜持在遠處讓他們瞻仰觀看,雖說是小有虛榮,但人類真的還頗無聊……要不是賣主人的面子,我一定窩在他床上睡覺懶得理人。

而且,不是我在說,主人的大腦真的是不知道在想什麼。

以前偶爾會被帶到一個叫做實驗室的地方,那裡很多人走動,還挺熱鬧的,說難聽點叫有點吵……好吧,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喜歡被主人帶到那裡,留我一個在家看不到主人固然無聊寂寞,可是在實驗室那個地方我就會被關進小小的籠子裡,被一堆聽主人說是學妹的人圍著看更讓我不高興,如果在家我想躺哪裡都可以,也不用被那麼多人那麼多聲音給圍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孩子呀,你這菜的確做得不錯,可是再辣一點才香呀。」

「奶奶,就是那一點對您的身體不好,真想吃等我看不到的時候再說。」學弟微笑且恭敬的駁回奶奶的建議,替學長夾了塊排骨放碗裡。

上次因為懶得動被人笑,爺爺這次竊笑起非常非常愛吃辣的奶奶。

兩人回來的時間本就有限,在回去前的前兩天,學弟跟學長再次拜訪這個家,亦如奶奶所說的,簡簡單單的四個人,簡單的一頓飯,下了功夫的一桌菜。

雖然早知道會出現誰,學弟還是很好奇奶奶究竟是用了什麼樣的方法清場。

「我跟他說今天有客人,叫他不要來。」奶奶喝了口湯,滿意的瞇著眼。

學長聽到回答,因為知道奶奶的個性所以猜得出答案,明知不妙還是笑了。

「沒問為什麼?」奶奶的說法太明顯,學弟心裡想著學長的父親應該是越說越想來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奶奶想見你,要你明天去一趟。」學長看著電話,好半天才開口。

學弟抱著報枕,拿著書,其實從學長接起電話就開始看著,等學長轉頭告訴他答案,很明顯的是一臉的無所謂。
「我知道了,有說什麼時間方便過去嗎?」
看學長一臉呆呆的樣子,學弟用書掩住嘴角上揚的笑,拍拍身旁的座位。

「……奶奶說什麼時候都可以,你不緊張嗎?」

「只有奶奶一個人找我,嚴格來說是好現象。」

「怎麼說?」靠在學弟身上,視線空空的看著落地窗外的風景。

「如果是長輩其中之一找我想『談談』,多半但是想認真面對這件事,以長輩的身份,不管是勉強接受的弄清楚狀況或是以其身份壓迫我放棄,明天那裡將會只剩一人;如果是你父母其中之一找我,代表已經全部達成共識,到時會要我們兩個都回去,常見的情況是以全體的壓力讓你放棄、讓我死心;如果是找你,不管哪個都是最壞的情況,代表這幾天他們已經處理了很多事,一旦回去應該就很難再見面了。」

「所以?」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呦,了不起,還知道你們這種人叫不正常,那我身為一個母親希望兒子正常幸福難道還錯了?!搞那什麼東西,一輩子給人指指點點不難過嗎?」

無視諷刺,因為,這件事沒有任何人有錯。
「首先,我並沒有說我們不正常;還是說,您對於正常人的定義僅僅是性向問題?一個母親希望兒子幸福的願望不可能有錯,那麼,扭曲自己,像一個正常人就能夠幸福嗎?如果他一開始就像您所謂的正常人,他就一定能事業有成,幸福一輩子嗎?」

學弟的母親看著學長,沈默無語,全世界都知道這是無解的問答,有人說知足,有人說努力,卻沒有能確保幸福的答案。
「我們現在,很幸福。而世界很遼闊,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像您想的那樣,如果指指點點被人側目是我們要背負的東西,那我們已經有覺悟,就像我們在這裡接受您的指指點點一樣,您在這上面對他的傷害跟路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更多更重。」

「你那什麼、」

「等一下、等等,不要吵!」
因為沒有進入吵架模式,再加上對方自始自終的平穩語氣而無法辯駁,突如其來的指責瞬間讓學弟的母親拍了桌子就要站起來,阻止的人卻是學弟的父親,伸手拉住自己的妻子。

「什麼等一等!你阻止我幹嘛!?你看看!你看看他、」

「好了!不要吵架!你跟你兒子吵了快十年我一天也沒少聽,你就算吵贏了又能怎麼樣?!」學弟的父親趁妻子一時氣結無語,給同桌的孩子們下了指示。「你,先帶你朋友到樓上房間去,弟弟妹妹留下來收桌子,弄完切水果泡茶給客人送上去,都上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二天,並沒有照計畫的去學弟家,當學長在日上三杆的時間清醒後,先是錯愕,然後在浴室頭抵著鏡子吃吃的像傻子般一直笑一直笑。

昨晚很安靜,學弟輕輕哼著的歌是耳邊唯一的聲音。

望著自己被握住的手,那握著自己的手總是有點涼,堅定,不鬆不緊……昨天從開始吵架後就沒機會開口,學弟自始自終的冷靜想起來好心疼,為了維持完美的表情,連暗自咬牙都不行。

被人心疼關心到這種程度反倒有點心痛呢……想也知道,今天大概是一日休整,閒閒的,要自己好好放鬆,休息。

而要做的也的確只有這個,把自己養好,看看他的家人,嘴裡說沒關係的人卻總是放在心上,想起那次看到他弟弟以及未曾謀面的妹妹,說不介意,好像的確也不感到遺憾。

只是,遠遠看著,其實還是…會寂寞的吧……
遠超出羨慕、嫉妒,遺憾的寂寞。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沈默,表情詭異尷尬,看表情除了學長跟他大哥外,每個人都在告訴自己聽錯了。學長的母親正打算先岔開話題,晚點再詢問自家兒子,學弟依舊溫柔含笑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各位都沒有聽錯。雖然,在此之前我設想過很多種方法,很抱歉我最後還是選擇這種方式,他是你們重要的家人,我希望他跟你們之間沒有誤會也沒有秘密。我們彼此相愛,而告訴你們是我們的決定。」

「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隨著疑惑聲爆發的,是學長的父親激動且大聲的質疑。

「您應該知道,即使我再說一次也不會改變什麼。我知道你們會難以接受,也知道你們對同性戀的看法可能不好也不友善,但我現在還是在這裡,這是我們的決心。」學弟視線筆直的看著眼前極力維持風度的中年男子,輕輕握住學長的手。「要一起生活一輩子,我不想讓他背負謊言的重量。」

「混帳!!你對我弟做了什麼?!他怎麼可能會是同性戀!他從小就愛看美女!難道他之前交的女朋友全是男的嗎!!?」
學弟有時全然沒有發現他總是平穩語氣格外的能刺激他人的憤怒,學長的二哥抓起學弟的領子,很努力的才沒有朝那張臉揍下去。

「我們已經交往了兩年半,以前住在樓上與樓下,現在住一起,他以前的女朋友究竟是男是女我不知道,但如果彼此都沒有這個意思,就不會有現在。」一語帶過的提示,與其去爭辯旁枝末節,學弟維持著近乎爭吵的討論在原本的目的上。

「荒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如果感謝她這種事大概會被K到死。」
想起當初的事,還是覺得又氣又好笑,沒想到,一晃眼就兩年半。

「睡一下,你最近因為緊張都沒睡好,明天回去,可不能這麼憔悴。」學弟調整了兩人的位置,說服早就想睡的學長來個小小的午睡。

「你呢?陪我睡?」轉了個位置,環住對方的腰。

「好色,學長,陪睡這詞不好。」學弟伸手越過學長從茶几上拿起書。「不過現在權充一個會看書的肉墊,你這裡還有好多書我沒看過。」

「書蟲。」拉著學弟的手看了看封面,笑笑地閉上眼。

「等等大概就會變成拿著書睡著的肉墊。睡醒了想去吃哪裡?睡過頭的話就只剩宵夜攤和便利商店。」

「烤肉吃到飽。」

「喔?知道了。那麼,稍後見?」設定了手機鬧鐘,學弟輕輕在學長額上印了一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然後的確是睡了很久。

醒來的時候,身邊是那個自己習慣的人,頭頂上的高度,椅子,小而密封的窗戶,彷彿很多聲音的安靜。

已經在飛機上……拉了拉披在身上的毯子,身體有種歡愛後的疲勞加上坐姿僵硬的遲緩,也許真的是昏睡太久,才會有這種虛浮感。

依稀記得被學弟抱上計程車,迷迷糊糊進了貴賓休息室休息……如同夢遊般的不確定感,也不太記得怎麼通關……搞不清楚是不是夢。

「……完全睡糊塗了…」自言自語,半闔上的眼,嘴角卻掛著與抱怨語氣無關的笑容,雖然有點想知道究竟睡了多久,卻不想抬手去看被學弟細心繫在腕上的表。

兩個人,好像很獨立,給予彼此最大的自由,而旁邊的這個,壞心眼的背後卻放置了無微不至的細心,比難得看到的在乎還要多很多,從容給予,不會令人窒息,好像很平凡的事卻又能做到如此珍貴。

放寬的空間與自由是尊重,而不是條件交換式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結果,自由就像是不存在一般,不論如何都記掛著,自然的超乎想像。

手上的表其實只是件小的事,這難以言喻的滿足也是很簡單的感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後半的行程我沒意見,前者……到台灣再來丟銅板……吧?」無法決定的學長,自暴自棄地關上行李箱。

「……只怕你到時候不管正面反面都看不順眼……你打算在飛機上不安十幾個鐘頭?」要不是被託付買東西回去,其實要帶的東西一點都不多。

「……還有句話叫心理準備,去你家感覺也很恐怖。」

「我倒覺得我家還好……早鬧翻了,我媽說不定覺得我帶人回去是為了刺激她,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帶人回去。」學弟說著挑眉看向學長,臉上的笑容寫著請誇獎我。「你看起來就像她心目中的理想兒子,基於她微薄的禮數不可能直接趕你走,我爸大概除了嘆氣不會多說什麼,弟弟跟妹妹應該會很高興。」

「哪有這樣形容自己的家人的?!這麼說只有我需要擔心嗎?」聽完學弟的說明,學長情緒昇華成躁鬱。

「沒這回事。」

「欸?」

「學長應該曾經說過國中被人勒索的事吧?當成笑話般的在實驗室講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喔喔,好厲害!造成騷動啊!沒想到你這麼有魅力啊,在學校都不知道,也不教兩招!」

從房間出來經過大廳的人,以及比學長學弟晚回到旅館大廳的實驗室同仁,在看到這種很含蓄卻很明顯的騷動後,尤其是男性,都忍不住半真半假的調侃起肇事者。

「什麼,大家都是來度假的,比較熱鬧開放是理所當然的,無所謂厲害不厲害,真有什麼招數你也學不會吧……」

總之,除非學弟願意,說話不饒人是他的習慣。

一但入夜,雖然有照明燈光,但是戶外的活動大抵上就停止而轉換成室內活動,旅館裡有酒吧舞廳等等的娛樂設施,雖然室內溫度極其溫暖,但對於難得喝酒放縱的人來說,天冷也不過是喝酒的藉口罷了。

一但開始悠閒的坐在酒吧喝酒聊天,實驗室的人們就發現了兩件事。

首先,這個傢伙的酒量似乎很好;第二,白天裡大廳騷動的餘波出現在酒吧裡,侍者不斷端上來自陌生人附有字條的請酒,對象居然男的女的都有……

學弟在看到字條後一律笑笑的掏出筆,加上一行字,原封不動的連酒退回。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想要辦這種萬聖節化妝舞會就早說嘛,這樣嚇人實在是……」
拿著盤子的某同事忍不住向學弟抱怨,臉上與頭上的裝扮讓神情格外的可笑又可愛。

「不嚇你們我整誰,而且,我沒說要辦化妝舞會,等等你們全是共犯。」酒杯裡的高級紅酒殷紅濃稠,在室內的溫暖裡散放出酒香,學第一口口抿下的彷彿是帶著甘甜香氣的鮮血。

「……你不需要獠牙或是角就很像魔鬼或是吸血鬼了……」

「演戲要演足,我的目標是等等的小客人。」紅寶石耳環在學弟仰頭飲酒的動作裡閃爍猩紅的光芒。當兵考上軍官做文書的結果就是,學弟的膚色彷彿比一年前還要白了點。

「小客人?你說的共犯是怎麼回事??」

「等等你就知道……喔,人來了。」

門口傳來門鈴聲,學弟拿著酒杯的笑容隨著靠近門口越來越優雅詭異,彷彿飄起發出血腥味的鬼氣,室內的人一時間都安靜的看著學弟想做什麼。

感覺不到聲音的動作無聲拉開門,戶外的風雪早已停歇,雪面上細細散落著來訪的腳印。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喔,好久不見,大概有一年多吧?終於回來啦?!」

實驗室的同事們嘴裡說著淡然的歡迎,臉上卻是非常明顯的高興,一邊笑著學弟剛當完兵的頭髮和鳥樣,一邊每個人都上前給了學弟一個歡迎歸隊的擁抱。

「是啊,短時間可別嫌棄我笨手笨腳啊,當兵真是無聊斃了,連發呆都有人幫你劃好位置。」

聽到學弟的抱怨一群人七嘴八舌又是笑的很開心,然後身高超過一百九直逼兩百,看起來就為人誠懇老實實際上人也很好的凱恩,在小小的歡迎會上,問出了一年多前實驗室的人隱約知道卻又一直沒有證實的事。

「所以你跟他真的是……?」
身邊一堆人,凱恩指了指在稍遠處的學長的背影,自動消音的部分在有心人聽來當然是明明白白,學弟當然也是聽得懂,不過,被玩是好人的天命吧?

嫣然一笑。

「是什麼?雖然我好像能理解你想表達什麼,不過問題清楚才不會造成誤會啊……」學弟微微瞇起的眼,帶著笑的低柔聲音在刻意營造下妖魅入骨,靠在學弟旁邊小聲問的凱恩煞時間渾身一僵,血液往臉上直直衝的同時又覺得背脊發涼,麻癢的感覺加上雞皮疙瘩感覺真是複雜。

站在一旁等著聽的人表情也沒比凱恩好到哪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孩子上學不遲到不早退不蹺課,由於學弟並不是純正的好孩子,而是偽裝成好學生的壞人,所以每天都是準時起床之後在餐桌上後悔,捧著學長泡好的黑咖啡暖手啃早餐,喝的卻是溫水,然後緩慢的捲著外套去開車,在腦袋裡複習所有非文雅的問候句,面無表情的臉上瀰漫壓抑過的殺氣,在抵達學校下車的那一瞬間,很自然地切換成面帶微笑的親切東方紳士。

等天氣開始下雪,除第一天學弟稍稍讚嘆了雪落的美景外,之後,每天早上看向窗外積雪的學弟只有發自內心的憂鬱,而在課堂上的東方紳士,也在進入研究室後消失無蹤。

「傑瑞……」室內溫度10度左右,其實穿高領毛衣應該是剛好,但學弟還是龜在椅子上很冷的樣子,伸手拉住經過他座位的博士後研究員。

「什麼事?你該不會是感冒了吧?」拉住衣角的指尖隱隱顫抖,拿著熱咖啡跟報告正想走回座位的傑瑞,疑惑的看向感覺有些虛弱的學弟。

「不是,外套借我。」

「你自己的呢?」拉住衣角的手鬆開,傑瑞一邊反問,一邊先把東西放回座位上。

「被沒收了……」手指冷到沒感覺,學弟開始想著自己會不會冷到失去理智,隨便找個人亂摸暖手……傑瑞應該不介意把脖子借他取暖吧……

「被沒收?喔,所以他的外套一定也不會借你。」傑瑞哈哈笑,可以理解同事沒收眼前學弟外套的作法。「嗯,跟我借是可以,外套就在那邊衣架上,你知道是哪一件,但這樣你晚上離開的時候會更痛苦,要不要去喝點甜的熱飲撐一下?多增加點熱量!?」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