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到最後一句,讓學長有種想笑又笑不出來的感覺。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慢慢抿著水的人呆了一下,旋即會意學長指的是什麼。
「國中升高中的時候。」

「那你媽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高中的時候。」

「她怎麼發現的?」

學長的問題讓學弟皺著眉頭,咬起了紙杯。
「看社會新聞吵架的時候讓她知道的。每天在那邊碎念什麼『生女兒怕女兒肚子被搞大,生兒子怕搞大人家女兒的肚子。』然後就從青少年問題一路唸到情感價值觀,最後終於有一天我跟她說你兒子是同性戀,那些事情你一輩子不用擔心,再怎麼妄想也不會發生。」

是人都知道吵架是最不適合溝通的時機,而且如果是學弟以及連他都束手無策的母親,現場情況絕對比轉述的血腥一百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柔軟,傳來細微的顫抖,分開時看到的表情卻很平靜,眼神困惑。

「你想死嗎?讓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帶著笑,看他眼裡的認真與動搖,手不由自主的在這可以碰觸的鬼魂身上游移。

「不知道……我為你說不再出現感到心痛,卻又為你想殺我的理由感到喜悅,親吻鬼魂的我或許根本就是瘋了……而你,不該問一個瘋子想死想活。」

「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就算你不再來,我也無法忘卻你的寂寞,我還是會在月色下等待時間走過,年年想起你現在的模樣。」

他表情複雜,輕輕嘆息。

「你能碰觸我,是因為我奪取你的生氣,想帶你走,又不想讓你懊悔憎恨,發現,總在發生之後,遺憾,總是比所想的要多上許多。」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回頭,看著他,我不知道我現在停不下來的微笑在他眼裡看起來像什麼,但是我真的很高興。
「今年,也看到你了。」

他毫無聲息的靠近,俯視坐著的我,掙扎,困惑,然後毫無重量的坐在窗台上,我任由他看著我愉快的表情,而他除了眼裡偶爾閃過的情緒,臉上總是平靜的。

「……你真的,很奇怪。」望著我放在他手邊的酒,低垂著眼,在良久沉默之後輕輕開了口。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這是感想,所以不需要回答。
但我問了問題。
「你為什麼……總是一隻手一隻腳的出現?」

他聽到我的問題,輕輕舉起左手在眼前端詳,腕上有圈淡淡的紅痕,他看著,回憶,表情迷惑。

「不記得了。」

「那你的名字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三人抵達王宮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卡繆一路隨行,領著他們在曲折廣大的王宮裡走向深處偏院的花園,然後在他年輕主君隱忍怒氣不耐的表情裡欠身退下。

金髮碧眼的國王修納斯身邊還有兩個人,白金髮色的冰瞳神官特雷佛爾,另外一位希莉絲跟蘭普萊特都沒看過,想來應該就是卡繆所說的宰相。

「許久不見,請坐,上次見到兩位凝視者似乎是百年前,森林裡的一切都安好嗎?」
曾是王長子的特雷佛爾,其氣質氣勢在某些程度上遠勝過自己的弟弟,卻又堪稱和善親切的在寒喧之後親自倒茶給三位訪客。

「勞您掛心,森林裡一切安好,反倒是大人您在這個時候會比較辛苦。」蘭普萊特平淡簡潔的回答,國王修納斯在聽到之後冷哼一聲,神官特雷佛爾反倒輕輕的笑了。

「即使如此,你們還是來了。」
神官的語氣說不出是嘲諷還是誇獎,法雷乾脆直接無奈的大口嘆氣。
「繼任者,你是希望我為你舉行我這部份的儀式,以及傳承嗎?」

然後神官有些意外的看到眼前三個年輕人驚訝的表情。

「我……我來是想詢問關於儀式的事,我完全不知道……你…在你的能力之下,找得到他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後天兩人在台北碰面的時候心情都非常複雜。

「我們這樣……算約會吧?感覺好微妙,還是說很居家?」學長看著傳統的巷弄裡人潮洶湧萬頭鑽動,明明是比往年還要寒冷的氣候,在這裡卻有悶熱的感覺。

「真是抱歉,非常不好意思,我媽要來迪化街,結果注定我們只能順便約會了。」

雖然在外欺騙長上玩弄學姊欺負學弟妹,但學弟就是對自家的娘親一點辦法也沒有,跟平常同學朋友眼中從容優雅的大魔王形象完全不同。

現下滿臉煩躁困擾,手上拿著清單的學弟,一邊撥著頭髮道歉一邊把學長拉到人稍少的角落,這樣子的學弟對學長來說其實很新鮮。

「是也還好,至少我看到你了,而且我沒來過迪化街,所謂的辦年貨就是像這樣嗎?」

學長靠得很近的微笑透露著興味盎然與毫不在意,讓學第一瞬間有些痛苦……他很清楚老媽就在人群裡的某個角落,而在這中老年人居多的地方,兩個男人的曖昧舉動很容易就會渲染成大騷動,尤其還有寫著春節文案的記者混雜在裡面。

學長略略仰頭看著學弟,臉上掛著微笑,站著不動的兩個人在人潮流動推擠之下,很自然的越靠越近越擠越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被三人作為目標的王城瑞斯多恩是黑桃國的首都,雪白的城市建築自聖山梅斯琳納達山腳開展於平原上,坐落於山麓的則是王宮與神殿總殿。

法蘭三人直奔瑞斯多恩為的不是王城,而是山上的神官,瑞斯多恩是離神殿總殿最近的城市,現任的黑桃愛司名叫特雷佛爾˙艾雷莫特,國王修納斯˙艾雷莫特的兄長,四大神官中能力最強的北國神官,年齡卻是其中倒數第二年輕的。

神官總是在微笑的個性卻不算太好……國王修納斯則是脾氣略為暴躁,此乃各國公認皆知的事實。

甫進入國境就被監視觀察,真的入城卻沒有任何反應……這是蘭普萊特的困惑之處,但對於常隨著養父遊走於各國的法雷來說,特雷佛爾的反應卻很好理解,神官向來對有求於人又不搗亂訪客給予適度的尊重與自由,其強橫的能力完全可以隨時制止意圖不軌的任何行動。

而且現在的法雷是無法如同養父般自由來去王城與神殿的,他沒有這個能力,即使他是唯一的丑角繼承人也無法令他隨意通行宮門與神殿總殿,這也是塔靈要求兩位凝視者與之隨行的原因,可以在許多地方提供協助,或是藉由當地的尋弋者獲得肉眼無法看見的消息。

沒有多餘體力煩惱的法雷一路昏睡到中午。

比起天生勤奮慣於早起的蘭普萊特,因為不想比他晚起而變成早起的希莉絲,法雷睡得盡興瀟灑,只是走到一樓大廳餐桌旁的臉看起來還是跟昨天一樣悽慘。

蘭普萊特嘆息著把水跟濃湯推到法雷面前,希莉絲則是瘋狂皺眉頭,不敢相信眼前的傢伙居然這麼沒用。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自世界逃離。

曾經,我們與人類互稱為兄弟,既是朋友也是鄰舍……人類憧憬我們、敬畏我們,或者厭惡我們某些族類的外貌心性,一如光影,在情感裡同時並存愛與憎惡,我們對人類也是在困惑裡又愛又恨。

強大的龍族視我們為盟友,死靈所在的世界亦不是我們消逝之後的歸所,我們存在於任何地方,也有各自可以回歸的故鄉,但我們既屬於世界又不屬於世界。

我們沒有自己的世界,在人類的世界裡我們的處境漸漸微妙,就像海邊的砂之城無法經歷微波盪漾。

我們終究還是離開了,然後,我們得到了自己的歸所,人類則以數字與符號惦記我們,成為傳說,在漫長的時間裡偶爾相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隻極白極美的手。

孤單搭落在螺旋樓梯的扶手頂端,蒼白的長度未及手肘,是如此幽靜輕緩的落在扶手上,彷彿它看不見的主人,優雅的將它靠在上頭。

很深很靜的夜裡,非比尋常的蒼白有如凝聚了空間中剩餘的光線,柔柔的,像是一步一步,那孤單的手緩緩自扶手上滑降,彷彿響起了清脆的聲音。

有,又好像沒有。迴盪,有若幻覺。

美麗卻無血色的蒼白上,玉鐲翠艷淨透,孕育著光芒隱隱閃爍,讓耳邊有如聽見那上佳的玉質輕碰鳴響,聲聲清脆。

手逐漸自樓上走下,沉穩孤寂。

很慢,很慢。

我站在一樓,看它幾乎到我的眼前,卻又緩緩靜靜的消失,就像它來的時候。

原本睡不著下樓喝水的我,這時才想起手中早已不再冰涼的冰水,含著水,腦袋裡全是那隻美的讓人忘卻恐懼的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實驗室的時候。

學姊D:「這個禮拜的值日生是誰啊!垃圾都滿出來了、欸?!是學長?」

學長:「什麼?我有沒有聽錯?要我當值日生?我不是說我要退出前線了嗎?妳們確定要我做值日生?」

沉默良久。

「學弟?」學姊A子口氣涼涼的。

「是。」

「聽到了嗎?」

「……嗯。」其實本性很懶很懶怕麻煩的學弟,嗯得很勉強。

「那這些也拜託你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給學長:
也許這紙條你連看都不想看,但希望你能好好休息,畢竟擔心你的不會只有我。
冰箱的保鮮盒裡有吃的,也有甜奶茶,現在的你應該多少吃得下清淡的食物,我想那應該合你的胃口。
希望你會喜歡。

PS.如果學長你累跨了,學姐就會托我帶你回家,假如你真的這麼討厭我,請務必保重,不要給我機會。

By 學弟



To 學長:

看你睡的毫無防備還真是讓人憂心。

冰箱裡有些清淡的食物,醒了之後多少吃一點,如果真的很累就早點回去,因為疲勞而失去效率的工作撐再久都沒有意義。
好想吻你,想念你的聲音,即使你對我也許只有困惑。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紅的紙展開在桌面,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

玄黑的墨跡,點落,持執狼毫長鋒的手沉穩流暢,紙與墨的香味飄散在空氣中,紅與黑的畫面呈現古樸瀟灑之美。

「欸,哥?」

呼喚聲並未停止持筆者的動作,筆鋒間隱藏的蒼勁氣勢埋伏於筆劃裡,飛白走過殘紅。
「什麼事?」

「老媽要我上來問你春聯寫完沒,她想叫你去洗門窗收衣服,把和室整理一下打個蠟,來得及的話順便洗一下樓頂的水塔。」

「你去做。」被自家老媽吩咐寫春聯的學弟,正提筆寫下老媽拿來送朋友炫耀之用的第十二副春聯,十四字的長聯,要這副聯的八婆家裡是做生意的,上下聯的內容沒品到了極點。

篆字墨黑的字體充滿力道,也不知是因為功力還是生氣。

聽到哥哥如此回答,弟弟並沒有因此露出苦惱之類的表情,嘴角反到淺淺上揚。
「媽說如果你這麼回答,就叫你下去洗菜拔豬毛,廚房還有一堆事情要忙。」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心沒好報!早知道就不管爺爺的交代,直接把你丟到瑞斯多恩,哪還需要在這裡耗時間!哼!」聽到法雷的抱怨,希莉絲自認自己更不平衡,眼看就要吵了起來。

蘭普萊特忍不住大大嘆氣,三人之中他的確較為年長,但三天來每每制止兩人的工作幾乎成為常態,一天裡有好多次,要不是年邁靈魂的委託,這種被夾在中間的工作他也不想再來一次了。

話說三個人為什麼會跑到樹葉一動就如此吵雜的森林當然是有原因的。

當日法雷告訴希莉絲跟蘭普萊特身為他養父的小丑只留了張「老子退休囉!」就叫他繼任的事情時,兩人只有放肆的狂笑……再來則是希莉絲幸災樂禍的告訴他自己不清楚繼承儀式的事,還刻意叫他去找別人幫忙。

這當然是廢話!法雷還是很清楚什麼事情就該問什麼人,所以他照著原訂計劃想請兩人幫忙逮到他家的那個死老頭。

蘭普萊特卻相當即時且斬釘截鐵告訴他找不到。

晴天霹靂。

然而,事實並不會因為同情法雷的震驚而有所改變,事實很殘酷。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利卡是產自東之國紅心深海中的植物果實,產量不多,相當有名而且美味,在法術的輔助下可以保存很久。除了其他功能,更重要的是它對美容很有幫助,所以,也常是贈送女性的禮品之一,只是價值不匪。

而傑羅亞爾斯則是紅心國的尋弋者。

所謂的尋弋者,原本是一群自動聚集而來、兼具慈善與責任心的居民。什麼種族都有,其中不乏具有相當能力與才華的成員。在久遠以前,諸界分野還不穩固的時期,他們組織自己來到塔的下方,願與塔之靈分享重擔,請求合作,以和平的手段歸還無意的擅入者,驅逐惡意,修補家園。

塔需要人手,而他們需要資訊,所以塔同意了,並與之締結契約。此後塔之靈可以準確且快速的知悉每個締結者的位置,給予最為可靠有用的訊息,卻只冀求他們至少確保十分之一接受調派。

塔微薄的期望得到了超乎想像的結果,此後,經過了一代又一代,契結者從未斷絕,為無法遠行的塔之靈帶來了各式各樣的東西,有有形的,也有無形的。

就如同每個故事常見的結局,居民自此稱他們為尋弋者。
他們多半四處遊走,提供幫助,也各自負擔自己的生計,或是彼此接應。然後,漸漸的,國王們注視到了這群奉獻者的努力,支與他們榮譽大於實質的薪津,給予流動的他們足以落腳安眠的建築作為據點,以及方便他們行動的各種權力。

傑羅亞爾斯的家族是這一類的尋弋者中最為悠久的幾支,屬於紅心國,他本人目前除了當個堪稱盡責的尋弋者外,也兼職宮廷裡的官員。

塔之靈的助手則被稱為凝視者。雖然不可知以前究竟有幾代,但這一代的凝視者只有兩位,黑髮金瞳應該是屬於古老種族蘭普萊特,以及淺棕髮色湖綠雙眸尖耳稍短,屬於人類與凱爾達精靈混血的希莉絲。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遺忘的彼端。

世界彼此關聯而在此有所交集。
在這中心之處,林蔭環繞,古老的高塔也許比他周圍最老的樹還要老。石磚原本堅冷的線條消失在植物的被覆之下,讓他蒼老的形影柔和出塵。遺忘之塔……在間界中心的中心,周圍森林的茂密年邁僅次於被代稱為梅花的西之國。矗立其中,很多時候連此地的人們都遺忘了這座名為遺忘的高塔。

在遠超出遺忘的久遠之前,在旁邊甚至還不是森林的時候,塔被建造在這裡。為了搜索所有進入此界的迷途者,修改記憶,遣送他們,然後修補令人迷途的歧路與擾動……如今,在塔裡主持並維持這個工作的是三個類人的非人者。這裡並不是人類的世界,人類是屬於需要被搜尋與送回的類別,而他們,在人類有限的詞句中更逼近這一類的詞。

精靈,或者,妖。
乃是擁有與人類截然不同時間的生靈。

* * * *

「蘭特?蘭普萊特?你在忙嗎?」遺忘之塔裡,相當高處的房間門口傳來清脆的女聲,悅耳柔和的聲音裡充滿元氣,有如晨曦之光,清麗的小臉探視著門裡的景象,淺棕色的微捲長髮在室內微光裡輕輕搖曳出點點緲緲的光晕。

「希莉絲,與其偷偷看,怎麼不敲個門大大方方的進來?」黑色長髮的身影依循著聲音而回頭。房間裡交錯的巨大晶體光線流轉,彼此投射,讓男人高挺的形影呈現錯視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踩,就是半個月。換成幾乎長駐實驗室的學長,很難得的遲到早退實驗少做閃不見人。所幸的是,實驗室還有經過訓練的另一位新任學長,不至於因為一個人的缺席而造成實驗運作上的傷害。

只是這一來,小碩一們就很好奇了,雖然學姊們的個性較為文靜不是那麼愛八卦,但不代表就不八卦沒八卦,出於下意識的,不知道真相的他們決定先跑去問學姊。

「學姊學姊,你現在沒在忙吧?」

「沒有呀,有什麼問題嗎?」
眼前的學弟妹們雙眼發光一臉興奮,看樣子應該不會是課業或是實驗上的問題。

「問你喔學姊,大學長在忙什麼呀,他最近都沒進實驗室耶!」

身高只有一百五的學妹以跟她體型一樣嬌嫩的聲音問著,眼裡滿滿地都是想到追的企圖,其他人反正問的也是同樣的問題,嗯嗯嗯的點頭應聲再應聲。

這讓比鄰而座的兩位學姊一瞬間有些為難,很難決定到底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嗯……這個……」偷偷瞄了眼坐在較遠座位的當事人「因為……你們大學長在交往的對象要生日了,他正在找生日禮物,其他詳情……我們就不清楚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學弟的生日是秋天,學長的生日是夏天。他們剛認識的時候,學弟沒能來得及知道學長的生日,後來,等學長知道學弟生日的時候已經是冬天了。

在兩個交往的人,知道彼此的生日是很基本的基礎。雖然錯過了時機,但總是有下次的,所以兩個人也都不是太介意。

一人一次,剛好公平的很。

冬天一過,就是春天,對於研究生來說,本來很快的時間總覺得又流失得更快,所謂的愚人節,只是告訴你沒有春假的四月到了,再兩個禮拜就是傳說中的期中,要想活命皮就繃得緊一點。

然後,等你鬆口氣歌頌期中遠去,肆意的陽光以及冷氣機運轉的聲音,就開始以很討厭的方式宣告炎夏的來臨。

學長的生日就要到了。

當著本週值日生的學弟,一邊機械性的排著tip,腦袋裡一邊瘋狂轉動地思索著到底要送學長什麼。

嚴格來講,送禮物的對象太有錢很麻煩,而學長喜歡實用的東西大於純裝飾的物品,如果能兩著兼備,那當然是更好。

學長在九樓的住宅裡很多這樣的東西,兼具觀賞與實用,偶爾心血來潮夾娃娃機裡夾到的戰利品,也被漂漂亮亮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即使因為貓咪惡作劇而隨意散置,視覺上的感受還是不會有所折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作生意的地方就會有業務員,而一種米養百樣人,業務員也是有很多種……相信大家或多或少也是有碰過,兩種或是兩種以上的業務員。

而實驗室,也是個需要業務員的地方,或許應該說,,非常需要。這種需要與供給的依存關系,對於彼此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科學是一門很砸錢的工作,做實驗很燒錢,而廠商跟業務想賺錢,通常一但確定開始做生意,接洽的業務也就大致確定下來很久都不會換。

而如今,有些後知後覺的學弟發現某耗材的廠商業務換了個人,從原來和善有趣的中年人換成了一個年輕的業務,還是能讓學姊們以及同學,為之興奮八卦感到有趣的那種年輕男人。

為什麼知道?因為現在實驗室的學姊與同學,正跟隔壁實驗室的學姊愉快的討論著,今天下午就會出現的那個,聽說架勢非凡的美男子,究竟是怎樣怎樣又怎樣……然後大大方方的延伸比較起,各自實驗室裡的男性們特色技能個性長相體格身材收入習慣能力……簡直就像在做品種評比大會那樣的專業嚴謹,像是壹周刊那樣專業地超乎水準。

……我又不是種馬,再怎麼說也是非賣品。
學弟雖然在心理碎碎唸,但經過自家母親的範例之後,他很清楚一群女人聚在一起聊到這種程度的時候,千萬別去打擾抗議比較好,可是音量越來越放肆的對談聲想不聽都不行。

「啊~~什麼?真的嗎真的嗎?那時候發生那件事我們都很擔心呀……果然是爛人!」

那有,學姊,我根本從沒看你擔心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道是,物以類聚。

什麼樣的人交什麼樣的朋友,如果是損友,愉快之餘,通常把自己推入火坑的八卦者,通常就是他們。

誰人無損友,學長有,學弟也有,差別也不過就是比例上的不同,或者是,誰更惡劣的究極一點。



* * * * * * *



「喂?是我。」

「啊,是你啊,怎麼,閒到發慌打過來,今晚我很忙,可沒空陪你。」

「欸欸,我什麼都還沒說,你就一個人全包了,我是來跟你講件八卦事的。」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題,考慮到有人是比較不常上網不常上BBS

所以我乾脆就開了一個聊天專用文

再加上無名的留言版不好用....我自己額外去申請的留言板又沒什麼人去.....
(好吧,其實我知道那都是因為連結實在不容易發現.....)

所以就開了這個,用回應的話沒有無名帳號也無所謂,大家請隨意呀~~^__^/*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目前還有書^^

如果想要1.2本合買,請在第二本的預購信裡註明,我就會知道了


通販方法同第二集的預購辦法,郵件請註明實驗室系列第一集

正篇:楔子、三萬塊、樓上與樓下、週六週日週一、Meeting、深夜的實驗室、另一個夜晚、期中考、
報告與貓、聯誼、意外的進度
番外:學妹的疑惑,小山豬的心情,兩人的生日,業務員,朋友們

學弟的愛心小紙條(活動特典,人人有份,此乃作者的怨念)

兩本合售,A5判彩色封面,合售380元(不含郵資,郵資另計)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