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知道該怎麼辦,對於學弟去參加聯誼這件事,搞不清楚是介意還是在意,更何況學弟做想做什麼應該都跟他沒關係才對。

回到實驗室,表面習慣性的維持從容平靜,咬著魯排,十一月下午一點的陽光,從黑玻璃的窗外透進室內,有種孤涼的暖意。看著有些空盪的室內,學長混亂的思緒,幾近空轉的運作著,一遍又一遍的想著聯誼的事,再順便嫌棄一下今天的菜又太鹹,然後,學長發現學弟的座位上好像少了什麼。

「學妹,學弟下午不是有課嗎?」

「是啊。」

「那他背包怎麼不見了?該不會是翹課落跑吧?!」

「哎呀,學長,學弟是這種人嗎?人家可是認真的好孩子呢,他這個禮拜要回家,下了課就要去趕車,所以背包就乾脆帶走,省得回來拿。」

「這樣啊……」用力的把吸管朝冬瓜茶插下去,學長的大腦,隨著聽到的消息稍稍淨空了些,收拾起吃完的便當以及桌面後,想著要不要順便拿70%酒精擦一下。

「怎麼,學長找學弟有事?怎麼聲音聽起來若有所思的?」整理數據整到自暴自棄的學妹A子,認真的問著其實不用那麼認真的問題。

「……不,沒事,只是看到剛好問一下。」聽到學妹說他若有所思,讓手中脆弱的冬瓜茶差點爆出來,有這麼明顯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就是我家可愛的孩子,免疫染色後的神經細胞 ( 理論上應該是兩個細胞黏在一起....應該.. )


看起來很像在走路的人蔘棒槌君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天是禮拜三,天氣晴,剛考完期中考什麼課都很輕鬆。

當中午學弟回到實驗室時,他看到一個貓籠大剌剌的躺在他桌上,內容物到是非常的熟悉。

放下課本,從貓籠裡撈出從剛才就顯得很興奮的小貓,學弟任由貓爪子胡亂撲抓的玩了一陣,才抱著貓去探望正帶著耳機看電影的學長。

「學長,你怎麼把小貓帶來啦?」
學弟把小貓放到學長懷裡,學長略受驚嚇呆滯的任由他拿下耳機。

「當初說好一個禮拜,你現在期中也過了,帶來還你。」學長一邊冷淡平常的說著,一邊忙碌的阻止小貓趴鍵盤、按暫停,還順手奪回淪為人質的耳機。

「哪有,不是說養到送人為止?而且,學長幹嘛不直接把貓拎到樓下給我,晚上我都在。」
學弟笑笑的看著學長奪回耳機,一邊又把小貓抱回懷裡繼續玩,畢竟也一個禮拜不見,愉快玩著的一人一貓,讓學長聽到的問題有種不認真不真切的感覺。

「……從來也沒答應你,要養你自己養。」
撇過頭戴上耳機,他才不相信眼前千言萬語用微笑的傢伙,會不知道後者的真實原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在某些程度上,實驗算是做的很順的,連老師心心念念牽牽掛掛的免疫染色我也給他染出來了
但是,在做出來很興奮跟朋友通完電話之後,也讓我不由得深深思考這樣真的好嗎

我會不會把老師餵養的太好,太過於滿足他了呀?

前一陣子老師瘋狂碎碎念,結果就是我被他不冷不熱的問候挖苦弄得受不了
卯起來硬是什麼都試的把東西生出來
雖然東西還沒給他看,但我現在開始認真思考要不要在多壓一些日子

免得老師以為我這個小朋友只要有碎念,就會生出他想要的實驗數據
完成他一直以來掛念著的實驗......
如果老師真的把這種等式完成,那我想死也死不了的日子就不遠了

所以這樣真的不太好,每個教授或多或少都有風格以上的任性
要對抗這種情況也得要具備相對性格的任性才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哪位?」

「嘿嘿,是我,是我啦,聽說你最近心情不好,還在實驗室罵人是吧?!」

「……你打錯了。」

「喂喂喂!等、等一下啦!不要掛不要掛!要不要去聯誼?!我是打來問你要不要去聯誼的啦!」

「……哦?」

「喂!你那個冷淡的尾音是什麼態度!?大家兄弟一場,你上次不是有意思要我介紹人給你認識嗎?!現在辦聯誼找你,你是在不滿什麼啦!」

「你是從哪聽說我心情不好?」

「這位大哥,你是什麼時候聽說八卦找得到源頭的呀?」

「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陽光流逝,孩子,留了下來。那天以後,也有了名字。

叫做邢墨。

就為這兩個字,沄麒看了信籤後還和玄瀲大打一架。沄麒覺得玄瀲擺明就是存心找麻煩,而被打哪有不還手的?兩大院主一出手,根本就沒人敢勸也停不下來。

而其他的院主,艮院的院主羨娦姬根本沒打算勸,在一旁張了結界放好桌椅,連酒都拿出來了的坐著看戲吆喝,沒指望……乾院的院主文鷺和平楘羽,則是一如往常的波瀾不興,照樣看卦喝茶。離院和震院的院主,邗長琴和柬司幽則是出門辦事都不在。

等巽院的院主伯攢和兌院的叔容峟回來的時候,其實事情也快差不多了。只能說,剛好回來幫著善後。而莊內莊外的陣法,早就亂了套。主事的兩人為了打架,全莊的陣位全都調來幫著用,氣隨意走,兩者競運而抗衡,直到莊主派人來傳話,兩人這才發覺破壞的有多徹底。

偏偏……還得自己復原……。這陣法籠罩方圓百里之地,巨細靡遺層層節節,就只有沄麒和玄瀲才做得到,平時就是兩人在負責的。這下如次這般的壞了,連想偷懶丟給學徒的機會都沒有,讓灰塗塗的兩個人更是一點表情都沒有。

「哎呀哎呀哎呀……玄瀲這種表情還真是少見哪,感情這兩個是把過去的份一口氣打完啦……」羨娦姬抓起一罈新開的酒,打著酒嗝的看著兩人正準備善後。

「……大姊姊……師傅和玄瀲叔叔他們不要緊嗎……?」白著臉,小墨好不容易才開了口。師傅和玄瀲叔叔打起架來比村裡毛爺爺說的故事還誇張呢……滿天的東西飛來飛去,神仙打架應該就像這樣的吧……可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可以不救啊,我不是說隨便你嗎?」
「你、」你明明就是撿我這心軟的才……
「你若真不甘心,跟那孩子說實話也可以,同我講是沒用中最沒用的。」
「嘖!我有說啊!」
「那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那小鬼上馬後就睡著了,根本什麼都沒聽到。」撇過頭,死瞪著一池落花忽略同伴隱忍的笑容。
「那再說一次不就結了?!」
「玄瀲,再開玩笑我就威脅莊裡的花花草草全都不生不長。」
「知道了、知道了,說來那孩子以後也是你徒弟了嘛……」看著沄麒抽動的雙頰,玄瀲安分的整理了臉上的笑容「……更何況,他很特別。」支著頭,陰影下的笑容沒了戲謔,看著略為一怔的沄麒淺淺的笑了,淡淡的微笑中有著如煙般的殘忍。

「觀星運象,半個月前就知道有個人要來。只是那人的命格兩兩相衝,吉凶兩異卻無輔星,也是奇了。」
「所以你就看了?」
「就我們這種道行,自然是順便看了。」啜口茶,抬眼看向沄麒「那孩子才八歲,長的可真是玲瓏剔透福壽無邊的相,很討人喜歡的吧?」
「哼,果然又是你動了手腳,怪不得我看不到。」
「窺探天機以為準則,實非長久之道,你我也是受困於那孽緣而不得不如此……那孩子,掌相和面相,同星象般是兩異的。掌紋剝結參差凶險至極,玉柱中斷,命線也截節有卵刻,非是能長命之相。極異相噬,能活到八歲已是福之以極。」
「就這樣?」
「哼哼……奇相異運的孩子,很令人期待的不是嗎?」玄瀲搖晃著茶盅,已然涼卻的液體波波盪盪的散著殘香。「我是參不透……鬼卒的鏈枷聲不絕於耳,那孩子卻依舊沒有死相。但其運勢,卻是漸漸地看不到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韶光流逝之間沒有可以匹敵或是能被試探的,但誠如你我,或許還能等待些什麼。
終究只是告訴你,餘的就是那人的命數了。


褐金色的頭髮在翻飛著,襯著頭巾上搖曳的穗子飄蕩出頹唐的華麗感。那個坐在溪畔松簷下的男人,空執著馬轡,懷裡端著把曼陀鈴,三兩下勾著弦,弄響清且硬的單音。

像是等在人,在無聊中消磨些什麼。

那靠近松樹,映在男人瞳眸裡的孩子,隱隱約約察覺到男人不耐的怒氣。怕惹惱他所以沒敢再靠近,可是娘的交代又非做不可……怎麼辦……

而那個看起來很生氣的男人,在定定的看著他許久後,緩下了臉、似是嘆氣般,輕輕的開了口。
「小孩子來這裡做什麼?」

見自己嚇一跳,男人的眉又皺了起來,這才回過神趕忙回答道:
「是、是我娘叫我來的。」
「我是問你要做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貓看起來很幸福的窩在學弟懷裡,聽到問題,把貓哄睡著的學弟抬頭望向眼睛放光的學姊們。

「就是在走回來的路上,聽到貓叫聲……」

「然後?」

「一時興起走過去看,結果發現牠在叫……應該還是小貓吧,然後就蹲下來玩了一下,剛開始還有點戒心,但很快就不怕人了。」

「……所以你就把它帶回來啦?」

「呃……也不是這樣……我要走的時候,牠突然撲抓我的褲管腳跟……覺得牠說不定是在玩,結果真的是,牠會偷偷跟我一段距離,然後就撲上來扯住褲管,自己一個玩上一陣子又放開,結果看著看著我也陪著牠走走停停,走到最後,牠似乎是累了,不肯走,我也不想理牠,可是牠又停在原地一直叫一直叫……」

學弟臉上泛著難得一見的苦笑,懷中的小貓卷著卷著,又換了個好窩的姿勢位置。

「……然後你就撿回來了?」
學長的聲音有些冷,小小的無奈,為這前因後果下了總結。學姊們的臉上是原來如此,而學弟則是有些訝異的抬頭望著,主動用冷淡聲音跟他對話的學長。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下午五點差五分的時候,學弟如風般的抓著份量十足的報告奪門而出。

說實話,那時候整間實驗室的人都在心中爲學弟喝采。

然後,過了大概三十分鐘,學弟相當平常的回到了實驗室,只是一回到自己的位置就像斷了線的木偶,立刻就趴了。

學姊D子跟E子的座位離學弟最近,看到的時候,還被學弟迅速趴下的動作給嚇到了。
「……學弟,你還好吧?還活著嗎?」
兩位學姊湊著頭歪到歪到看,略為小聲的擔心詢問著。

「……讓我睡……不然真的會死……下禮拜……還有兩篇……老師的期中考卷…小考考卷…實驗課的期中考卷……下禮拜上課前……要改完……禮拜一……還有meeting……七點半叫我……讓我睡……」

喃喃的低沉美聲訴說著血腥的事實,學弟說到最後,聽起來簡直就像是刻畫在惡夢裡的台詞,然後,漸漸的聽不見聲音,只剩下呼吸聲。

「嗚……我還以為今天這篇一交,學弟就解脫了……他到底修了幾學分啊?」
眾學姊們看向學弟的臉多些了憐憫,突然覺得今年的新生好命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如果不想考試,那就得交報告。

每個學生都知道。

而很多時候,學生都會發現,不考試寫報告的交易真是太不划算了,簡直可以說是虧本虧到家。

為什麼?因為當你點頭同意寫報告不考試,簽下賣身契的時候,老師通常還沒告訴你報告的格式。

沒錯,這是陷阱。
什麼樣的報告格式,決定了一個學生能在裡面灌多少水,那自然,也是有詳細規範到完全無法灌水的,學生噩夢級的報告格式。

* * * * * * * *

「親愛的學妹,」學長拿著一張列滿藥品的紙條在實驗室晃了許久,終於還是決定開口求助:「這個藥品實驗室有嗎?在哪裡?」

「欸…?哪個?這個嗎?有,我記得……最近一次使用的人是學弟吧?所以要用的話要去問學弟,看他收在哪,我的實驗很久不用這個了,其他人應該也是一樣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算是今日限定的番外篇,因為今天學長一直喊著腰好痛腰好痛.....XD

真是的,學長,你到底是為什麼腰痛呢?
(不過大抵上學長的回答,就是對話框裡的那些,當然,內心戲是屬於小說的部份,應該是純屬虛構....)


------------------------------



「……腰好痛……」

今天的學長不太離開座位,無精打采,嘴裡一直喃喃自語啐啐唸著腰好痛。

真詭異,又不是老頭子……
「學長,你腰痛?」聽著也許很可憐的學長唉唉叫了老半天,學妹C子忍不住問了問。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現在?嗚…倒楣的孩子,再十幾分鐘就五點,這樣睡比不睡還痛苦吧。」

「……現在怎麼辦?」

學姐們對看著,學長卻有些疑惑,什麼怎麼辦?

「我說,什麼怎麼辦?」

於是學姊們露出忌妒又憤恨的表情。
「我們要去吃飯,學長,你該不會忘了老師上的那門大三必修課,今晚六點也˙要˙考˙試吧?我們這些可憐的碩二生要去監考呀,現在不去吃點東西,絕對撐不到收考卷的時候。」

「啊,對喔……我不用…?等、等一下,慢著,妳們的意思是把學弟交給我?」

「?嗯?學長有什麼問題嗎?你又不餓,東西不是才剛吃完?大不了我們幫你帶飲料回來,學長想喝什麼?」

有問題……我有很多問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太早來實驗室了……好痛苦……要不是實驗要趕投期刊的稿子過了卻要修……

學長強迫自己從書桌上爬起來,下午的陽光自百葉窗的縫隙滲透在空氣裡,一手捂著臉架著頭,等待醒腦的過程過去。

……去洗把臉吧……

如此想著,要站起來才發現身上多了外套,雖然是自己的,卻是別人幫他蓋上的……然後,學長看到了黏在杯子上的便條,拿起來,心跳微微的亂了。

……早知道就不看。

水杯裡是滿杯的溫開水,冰箱裡有吃的和甜奶茶,想也知道為了他一個人,以上的全實驗室每一個都有份,即使原來要裝滿的杯子只有一個,東西也全是他喜歡的飲料食物。

……搞什麼……
扔下外套拿起水杯,學長一邊喝著水一邊走近儀器,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才對。

「欸~~學長,你醒啦!冰箱裡有吃的喔!現在剛好吃下午茶!」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身旁熟睡的臉孔是第一次看到,醒著的時候到是看了很多次……一想到眼前這個張開眼就變可惡的傢伙,就有趁現在做掉他的衝動。

想起來,離開。無奈被人抱在懷裡,想不弄醒對方偷偷摸摸的跑掉實在很難……努力想著各式各樣脫身的方法,一邊緩緩的將自己抽離對方的懷抱,也不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把自己抱回床上的……

環著自己的手自放鬆的狀態逐漸甦醒,眼前的人睜開眼,柔柔的給了自己一個笑容,也不管自己願不願意就埋首在頸間輕輕的磨蹭著,輕輕緩緩的吐息還有頭髮都帶來麻癢的感覺。

悶悶的,有些沙啞的聲音,在耳邊低語著,問了一個不知該讓人怎麼回答的問題……

……問了什麼……該怎麼回答呢……

「學長?學長?」

……女孩子的聲音。

張開眼,眨了眨,靠著椅背和牆壁小憩的姿勢還算舒服,學長有些懶得動……側過頭,由下而上斜看著找他的學妹。

「什麼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熟悉的地點,參雜著整座森林氣味的清風,冷香淡淡,抬頭是看不見天的綠蔭。

樹還在。

而他在那裡遇見了,背著個大竹簍的孩子,漂亮的眼睛像是映在水裡的秋月,氣質則乾淨的讓人感到遺憾……這孩子注定活不過十五歲……

彷彿有看不見的觸手,不存在的香氣漸趨轉濃,李翔叡自深夜裡穆然的清醒,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坐起,呆了一陣,又想了一下,索性去冰箱抓了瓶礦泉水,咕嚕咕嚕的喝完了半瓶,又開始思考,為什麼睡得好好的突然就醒了,又沒作惡夢……

是因為香氣?明明沒聞到,卻又覺得明明有……

又喝了口水,李翔叡想起他年輕的老闆兼同學,不知道怎麼樣了。數天前跟著他千方百記的從各式各樣的研究者、蒐藏者、同業者手中,拿到了厚厚一疊關於古制的機關、鎖具等等的圖錄文獻,甚至是更多的私家紀錄。當然,全都是影本,就巴望他回去研究,然後早點解決。

雖然看完是看完了,但是想問的一大堆……

李翔叡捏扁了空寶特瓶扔進回收桶,決定明天就先回去一趟,心裡掛念著個東西,怎麼可能好好放假。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就是這樣,已經決定要出本了,考慮到送印的時間等等,預計是暑假7月FF場的時候賣吧
這還是我第一次賣小說本呢...>////<...

請想買本的人在此留下回應以方便統計人數,基本上可以肯定適用輸出的了..OTZ...(還是開不起...)
價格還在接洽中...還想找找看有沒有品質好但更便宜的店....(即使是千業也不便宜呀....)
封面是彩色的,目前預定是A5大小、本篇番外加上朋友的後序總計兩百頁左右(應該不會差太多...但也許會多到300也很難說呀....)

大概要晚點我才會把封面放上來吧...晚點才有空
目前應該就這樣吧 ^__^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2) 人氣()

是神經細胞.....那是我剛進實驗室時,老師扔給我的課題、目標、兼工作

而且是難度超高的那種

第一,神經細胞在所有細胞培養中難度是最高的

第二,我要做的是從初代培養---也就是從動物體內取出細胞培養,直到他適應體外環境---開始的一切工作

第三,我的實驗生物是魚......而我做的那種魚目前世界上都沒人做過,只有相關線索沒有可靠消息......而且老師叫我取的還是成魚....成年個體的細胞對體外環境霹靂無敵難適應!英明神武的老闆大人言下之意就是叫我從頭架構一個"養這種魚的神經細胞的培養系統".....從器材配方培養溫度操作時間操作溫度....全部都得重頭試.....

第四,在我進去以前也有學姊和學長試過....全都失敗了


那時候我是真的不懂老師是基於好玩還是認真的....學姐說是認真的....而我就開始灰暗了

後來養了半年...不盡理想,中途老師又給我其他的題目,所以這個也就暫時放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什、什麼,是、是你想抱我才對吧!?消失了一個禮拜然後大半夜搞埋伏,你是神經病加變態啊,就跟你說我不想當同性戀,適合短裙細肩帶的美女才是我的志向!!」

學長紅著臉說了一大段,卻只見學弟輕輕的笑了。

「如果只是不想當同性戀,那麼當雙性戀就好了,如果只是不喜歡我,那麼我喜歡你就好了,然後我會誘惑你……」

低頭又偷了一個吻。

「……直到你中毒成癮般的喜歡我。」

「……搞不懂……學弟,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是我?你要找也應該找同類,幹麻非得死纏著我……」

「很煩嗎?」

「煩死了!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想著你會不會做什麼!在的時候想著你不知又在計畫什麼,搞不懂你的微笑跟眼神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在的時候也想著你不知道最近在搞什麼,想要用東西困住你又怕太過份,讓你有空又覺得對不起我自己!很煩!?煩死了!一直都在想著,都不知道是擔心你還是擔心我自己!你這樣究竟是想幹麻!你還要不要畢業!?」

「不是噁心討厭,也不是害怕?更何況,這跟畢業有什麼關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一旦要交代床戲...........字數就會失控
上一次寫H的時候是樓上與樓下那一篇....好像是六千兩百多字吧...(也許更多)

這次這篇啊.....已經爆六千三百字了....才正要開動....
是我太不會寫床戲所以下意識裡就一直拖一直拖結果就越拖越痛苦嗎~~~~>___<~~~~

如果學弟是那種跟學長說"今晚我要!"
然後就壓倒、用餐,再自動追加餐後甜點的人的話
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啊~~~~Q^Q~~~

......還是說兩個人都太瞥扭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